图片来源:THE DAILY BEAST, JEF-INFOJEF/WIKI COMMONS图片来源:THE DAILY BEAST, JEF-INFOJEF/WIKI COMMONS

  最终打败他的,正是一支稀有的16世纪军号。

  史蒂芬·布莱特维瑟(Stéphane Breitwieser)在拜访瑞士的理查德·瓦格纳博物馆(Richard Wagner Museum)时,为一支价值连城的军号所吸引,此号世界上仅余三支。沉迷艺术品已逾七年的他做出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偷走了这支军号。

  但这回却没有以往那般幸运,他的无所顾忌把自己送进了班房。当他在两天以后再回到博物馆,打算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下手的时候,保安认出了他,并呼叫了警察。布莱特维瑟的连环犯罪就此画下了句号。

  六年来,布莱特维瑟——一个平凡的法国人,但却对艺术品有不平凡的爱——把全欧洲各大博物馆与私人馆藏偷了个遍,见到自己喜欢的便顺手牵羊。他还在自家搞起了陈列室,其中共有无价珍宝239件,分别来自172家机构,总价值超过10亿美元。他是现代史上“胃口”最大的艺术品大盗之一。

  他对欧洲艺术界犯下的罪行可以说是罄竹难书,但另一宗更加不可原谅的罪则是:他把大部分偷来的东西委托给了自己的母亲看管。

  2001年下半年,有关当局刚刚追查到他的身上,布莱特维瑟的母亲米蕾尔便在第一时间毁掉了家里100多件珍贵美术品和工艺品,据估计,这些藏品的总价值高达3000至40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