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矗立在曾经贫困的斗笠村村口的村碑,寓意着“托起斗笠,展翅高飞”。 图片提供周义双  这座矗立在曾经贫困的斗笠村村口的村碑,寓意着“托起斗笠,展翅高飞”。 图片提供周义双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文化密码,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特定的时刻自会启动;每一个村,也有它独特的文化密码,随着岁月的积淀,它会在某个时候,可能是某一个春天,由一个人,带领着一群人,去匡助开启一个村寨厚重的过往与丽影今朝。

  一座文化村碑,一颗扶贫初心

  碧蓝的天空与游走的云丝下,是乡野间无尽的苍翠。在这蓝白绿的映衬里,屹立着一座小小而不屈的村碑,它在大自然的底色上涂抹着明亮一色,处之浑然,犹如一尊矗立在阳光下的丰碑,代表着一个村的贫穷,已成为历史。

  这尊3.8米高的村碑,竖立在四川省遂宁市大英县玉峰镇斗笠村的村口。它是一座由钢筋水泥构筑的雕塑,呈现的是一双刚毅有力的巨手,托起一顶金灿灿的斗笠的画面。

  白色的巨掌张开,像一双振翅欲飞的翅膀,直向蓝天;而斗笠,更像是一轮金色的太阳,仿佛让人们看到了斗笠村的百姓,正用勤劳和智慧,托起灿烂的明天、希望与未来。

  村碑的设计者名叫周义双,他坦言:“我设计这个雕塑的初心,是寄以展现‘托起斗笠,展翅高飞’的寓意。”

  周义双是斗笠村一名普普通通的驻村帮扶队员。说普通,是因为作为全国万千驻村工作队员中的一名,他是普通的。而他的样貌,他的行事风格,却是绝无仅有的,是特立独行的。

  周义双个头高挑,却是又黑又瘦。几年前,大英县人大主任第一次来斗笠村考察扶贫工作,周义双兴奋地迎了上去,主任激动地抓住他的双手,满怀同情地说:“你是贫困户吧?你受了不少苦吧?”他身边的人也说,“你哪里像个扶贫干部啊,你这身形,简直就像个贫困户。”但若看了他36年前的当兵照就会明白,这是“天生”的。30多年后的今天,他还是那张小小黑黑的娃娃脸,还是那副瘦得让人担心的身材。

脆红李下的周义双,精心呵护套种的每一株蔬菜幼苗。 图片提供 周义双脆红李下的周义双,精心呵护套种的每一株蔬菜幼苗。 图片提供 周义双

  但就是凭着这样一副看似羸弱的身子,周义双在扶贫战线上坚持奋斗了6年。如今55岁的他,成了大英县帮扶时间最长、帮扶年龄最大、帮扶职务最高的驻村队员。虽然斗笠村已于2018年底实现了贫困村退出,2019年实现了全部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而周义双的扶贫脚步,却未曾停下。周义双深知,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周义双爱好广泛,书画、诗词、摄影、写作。因此,与他志趣相投的文学艺术界的朋友颇多。他是当地书画界骨干,并且还是中国楹联学会会员。

  在村碑主体字框中,钴蓝色的底子上,是“斗笠村”三个烫金大字,左下角小字写着“开心题”。村碑底座的碑记里,写着“承制:徐氏泥彩塑”,这个来历也不简单。“徐氏泥彩塑”是大英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该泥塑是由徐氏泥彩塑的第五代传人、65岁的徐兴国亲手打造。

  2014年,按照大英县县委、县政府扶贫工作安排,川投水务集团大英公司的扶贫任务是,对口帮扶斗笠村,单位还要选派人员到村上参加驻村帮扶。本身在单位就分管着扶贫工作的周义双,便主动请缨。

  他的妻子知道这个消息后,担心地说:“你才从广元调回来,这才多久,又要去驻村?组织安排你回来,是对你、对我们家庭的照顾。你也快50岁的人了,何必去折腾?你那身子,比我还单薄,累出个病可怎么办?”

  周义双劝慰妻子道:“我曾经在农村生活锻炼过,我能吃苦,身体也没问题。况且,农村穷,农民苦,这我也是有亲身体会的。我们这些在城市长大的人,吃的、用的、穿的,哪样跟农民没有关系?现在有这机会帮助他们,我当然很想去。”

  他在回遂宁市大英县之前,在广元市剑阁县,担任川投水务剑阁公司总经理,期间在广元生活了7年,和妻子长期两地分居,对女儿照顾得少。

  然而,他和农村又有着不解之缘。他曾两次被派往农村,帮助开展工作。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初,周义双被县里安排,到农村参加“清经(清理经济)”工作;另一次是2014年,在担任川投水务集团剑阁有限公司总经理期间,被剑阁县政府安排,参与当地的秦巴山农村扶贫开发工作。

  所以,周义双对农村工作有一些了解,对农民生活的艰辛更是十分明了。

  周义双是大英县人,曾在1983年至1986年,在北京军区某部服役,当兵那会儿,曾是部队政治处的专职放映宣传员,还曾荣立过三等功。下地方后,他依然保持着部队传统——听党指挥、无私奉献、善打和敢打胜仗的优良作风。2008年,汶川大地震曾荣获四川省国资委和川投集团“抗震救灾优秀共产党员”,他带领的团队获得“全国总工会重建家园工人先锋号”的殊荣。

  他想事、行事,总是不由自主地,把工作任务和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他说:“扶贫,是一场关系贫困群众切身利益的一场伟大战役。我也曾经当过兵,下过农村,投身这场战役,我是义不容辞。”

  斗笠村地处川中盆地丘陵地带,位于大英县西北15公里。上世纪70年代,这里兴建四五水库,因此,村界周边淹没区较多,人均耕地还不到五分。全村284户887人中,就有贫困户85户215人,贫困户几乎占了全村的1/3,其中,又有特困户35户98人,残疾户28户,长期患病家庭8户,扶贫任务十分艰巨。

  一所历史村馆,一段文化密码

  在他的倡导下,村里建起了一所“斗笠乡村艺术馆”。这个40多平方米的地方,不仅是一个文化艺术馆,它还是一个村的历史博物馆,它留存着斗笠村的历史记忆,传承着一个村的精神文化,延续着一个村的血脉亲情。

  斗笠村建村历史悠远,文化底蕴厚重,村中历史遗迹和典故也颇多,现有东汉墓崖2处、宋代盐井4口,一块咸丰皇帝封赠的八品诰命墓碑,一座保存完整的清代曾家大院,有村中名医但大夫悬壶济世的传说,有英勇抗击土匪外侵的母亲寨遗址,还有60年代旷氏家族割肝救母的致孝故事。

由周义双提炼并誊写的“斗笠村人文八景”书法扇面。 图片提供 周义双由周义双提炼并誊写的“斗笠村人文八景”书法扇面。 图片提供 周义双

  在艺术馆中,存有两把特别的书法扇面,皆为周义双亲手所书。

  一个村庄的历史文化传承,需要挖掘,需要有人延续和记载,当村民们随着物质的不断丰裕,一定会在某个时候,更加缅怀这个村的过往,那时,如果它的历史是一段空白或残缺,人们的心,或许将会在那一处留下永远的遗憾,日复一日,不断追溯逝去的过往,久久无法平息。

  周义双主动承载了这个使命,承载了这份光荣,他把斗笠村当作他前世今生的缘分,去开启它的文化密码。

  在斗笠村中,可以看到很多关于感恩奋进教育、弘扬传统文化以及宣讲扶贫政策的文化墙和宣传牌,生动的文字和彩画,提振了乡村精神文明风貌,也美化了村容村貌,浓厚了村中文化。

  这样大大小小的文化墙大约有100多面,如村委会墙面写着“多一分宽容和关爱,多一分谦让和理解”,稻田边,红色大牌上写着“产旅融合 振兴斗笠”,中间还有一个可爱的斗笠村LOG,那是一个戴斗笠的农民巨幅卡通动漫。难得见到哪个村子有自己的LOG,这也是周义双想出来的,他在2018年向公司申请资金后设计实施的。

  馆中还珍藏了不少反映斗笠村村风村貌的当代名家碑刻、牌匾和字画,大多是他书画界、楹联界的朋友,受其邀请到村里免费为斗笠村而作。除此,馆中还有一些农家古瓦罐、农具等器具,这些也都是周义双花时间收集,为大家珍藏的。

馆中收藏的村民留存的酒壶。 图片提供 周义双馆中收藏的村民留存的酒壶。 图片提供 周义双

  周义双喜欢摄影,也颇为专业。他用镜头,记录着斗笠村的成长,为村里的农人们留存着宝贵的影视图片资料。

  他制作了斗笠村宣传片共计50余部,累计播放量达80万次之多;在他晒出的一张张图片,也展示了斗笠村的生产生活。那些视频和图片中的画面,有斗笠村美景,勤劳的乡民,还有扶贫干部的日常。

  一个文化农庄,一个乡村未来

  周义双深知,乡村振兴规划先行,乡村旅游需要样板。

  2019年斗笠村被列为四川省乡村振兴示范村后,周义双怀着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推进乡村振兴的有机结合与相互促进的战役中。

  他和驻村工作队、村两委干部以及部分村民代表们积极行动,共同研究,结合村里丰富的村史文化和旅游资源,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提出了发展生态文化旅游的构想。

  他们的小目标是:赶超隔壁的卓筒井!

  斗笠村所在的玉峰镇,与卓筒井镇比邻而居。卓筒井镇内各村,尤其是以吴家桥村为首的村子,近年来产业发展迅速,他们大面积种植桃树,并带动乡镇周边村庄,打造了千亩桃花旅游赏花景点,颇有名气,成为了大英县的一个乡村旅游热点,老百姓收入也很是可观。

  这引起了斗笠村村两委的高度重视,两委一班人,通过近1年的跟踪考察学习,终于在2018年,在斗笠村引进了适合自己的产业,脆红李种植。

  在大英县政府和扶贫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他们成立了大英县玉鑫丽景产联式合作社,采取“企业+农户+村集体”模式投资,共计200万元,在斗笠村种植脆红李近600亩,林下土地也不浪费,套种见效快的有机蔬菜400余亩,他们用卖蔬菜的钱,来补助当年土地入股和村民务工的费用,产业种植发展的经济效益立竿见影。

  周义双正筹划明年2-3月份,搞个李花节,打造大英县继卓筒井之后又一个乡村旅游热点,实现当初的小目标。

  “我们比起卓筒井的乡村旅游,有三个优势:一是有更长的花卉观赏和果实采摘期,二是有大面积库区的湖面观光和水上娱乐,三是有厚重的村史文化魅力和独特的生态产业景观。”周义双和村两委们,信心满满。

  雪白成片的脆红李花朵是大型观赏主题,他们策划举行“原乡笠影 圣洁李花”的主题活动。他们计划建设农家乐、康养中心等,留住客人,稳定增收。

  他们还计划在斗篷山头建造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斗笠雕塑,将其打造成为地标式的宣传名片;讲述好乾隆赐名、割肝救母等村史故事;依托四五水库,打造湖上景观、游玩、垂钓、餐饮等一体的“梦幻水城”。

  他们提出多种设想,例如:开展网络“百诗百书百画百联”有奖征集创作活动,在端午节组织龙舟赛,构建儿童乐园,开辟世外桃源等。

  在具体配套实施中,他们将“不留余地”地实施生态绿化和环境美化打造,将村里剩余土地,分块布局,营造四季花果飘香的亮丽景点。

  村干部们共同规划了20多个景点,由周义双牵头,起草编制了《斗笠村乡村振兴和乡村旅游4年规划》,探索“农旅结合+乡村振兴”模式,打造星级农家乐样板,带动斗笠村经济发展,力争把斗笠村建设成为一个风格独特、魅力无限的乡村旅游示范村。

  周义双一直计划塑造一个“星级农家乐”,树立一个乡村旅游农家乐的样板。

  有次一群老同学聚会,一个女生说起她很爱种花,目前和老伴儿已经退休,准备找一处清静的地方养老,最好是在农村租一所农民闲置的房子,门前种花,屋后栽树,过一把乡间的慢时光。

  这浪漫的设想,被一旁的周义双听到,他眼睛一亮,立即热情地向老同学推荐:“你这个愿望简单啊,到我们斗笠村来吧!我们那里正有一处空置的房子可以出租给你们。不过我想把它打造成一个精品农家乐,相当于打造成一个样板间,好让村里的农民们学着做,以后多开几家农家乐,结合我们村的产业发展,打造农旅融合的新样子,让村民挣到更多的钱票子……”

  周义双看老同学饶有兴趣的样子,便接着说道:“你们两口子正好又做过餐饮,厨艺好,开农家乐没得问题,装修那些我可以帮忙。不知你们愿不愿意过来,这既是实现你们养老的梦想,也是帮我个忙,不对,是帮我们这个曾经的贫困村——斗笠村这个忙?”

  看着周义双诚恳又热心的样子,老同学也被他的诚意打动。

  他们于2020年5月份开始动工,加班加点,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便打造完工,取名“笠影农庄”。

  “笠影农庄”红色四字招牌,写在四张大圆簸箕上,一字排开,醒目地挂在院墙。顺着农家乐的屋檐和小院儿的篱笆,挂着一溜一溜儿的红灯笼。整个透着红红的喜庆。

周义双亲手扶助打造的“笠影农庄”农家乐开张啦。 图片提供 周义双周义双亲手扶助打造的“笠影农庄”农家乐开张啦。 图片提供 周义双

  房前一个百来平米小院儿,围着土红砖砌的篱笆,红墙上沿,是灰瓦堆叠的一圈儿镂空层,隐约能瞧见里面星星点点的花草。穿过拱形木制花架的院门,进得院内,里面生满新植的花草。

  左边雪白的墙面是“乡村振兴”的宣传字画,生动活泼,墙下角,种着一排浓绿的灌木,欣欣然,与字画和谐相映。院中,一个河卵石砌成的水池,边上种着矮草和秀挺的菖蒲,池边摆放着绿皮青蛙和黄嘴白鹅的庭院布件,趣意昂然。

  这栋农家小楼中,一楼有4个雅间,每个雅间的名字,都用的村里的小地名,猫儿井、天生桥、母亲寨、斗笠坡。仿佛这小小的雅间,也承载着一个村的文化。

  屋子中间的大圆桌上,是成套的青花瓷餐具,青花茶壶、茶杯、碗碟。房间顶部吊灯非常简洁,一个斗笠下,一颗大圆灯泡。亮白的墙壁,挂有玻璃镜框装裱的水墨字画,画中流淌的是乡间闲趣,古韵山川,或是一些笔墨横姿劲挺的字迹,有的为周义双的亲笔挥毫之作。每个房间的壁灯,也是他亲自设计,精巧雅致。

  整栋楼的房间设计和布置,周义双花了不少心思和心血,体现出一个文人的儒雅气质,展现了一个乡村的独特文化。

  业主以前是搞餐饮的,自然有一手好厨艺,老腊肉的浓香,耙耙菜的清香,生态新鲜的食材,也自然叫人放心,做的斗笠麻辣巴骨肉,更是一绝。 二楼除几间优雅的茶室外,是一处敞阔的茶坊,可容纳100来号人,安置有十来个长条桌,兼具喝茶聊天,吃饭打牌的功能。若是举办个婚礼宴会的,也全没问题。

  从楼台望去,有碧冬茄的小喇叭花映衬着,放眼青绿的稻田,满满写着乡间的幸福与迷人的清新。

朝看晨雾与曦光中渐醒的农庄——《斗笠晨曦》。 摄影 高翔朝看晨雾与曦光中渐醒的农庄——《斗笠晨曦》。 摄影 高翔

  在“笠影农庄”的打造中,当地村民在房屋租赁和施工建设中,直接获利。农家乐建成后,他们还聘用了村里3个贫困户在此常年打工,实现稳定增收。

  自“笠影农庄”建设以来,周义双每天张罗着,看着它,亲手扶助它的成长。

  他的规划,以乡土味道和村风民俗为重点,充分体现了斗笠村的历史文化、保持了原始风貌,为远离农村的人们,提供了一处青山绿水间的世外桃源,排解游子们心中的田园乡愁。

  周义双不断挖掘斗笠村的文化历史,他在脱贫攻坚的历程中,又不断创作出新的乡村文化。时代赋予了他神圣的职责,去挖掘、去创作、去牵引,开启一个村的文化密码,让乡里乡外的人们都看得清明,使他们看到了一个村文化永恒的价值。(作者:罗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