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8月30日晚间工行公布业绩,四大行半年报出齐。在盈利方面,四大行净息差同比改善明显。数据显示,四大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合计超过5300亿元,同比增速均在4.5%以上,日均净利润约30亿元。业内人士表示,在资管新规及细则要求下,银行已在积极探索理财业务转型。

  国有大行净息差持续改善

  上半年,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分别创造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604.42亿元、1157.89亿元、1090.88亿元和1470.27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4.87%、6.63%、5.21%和6.28%。“今年提交了近几年来最为亮丽的年中成绩单。”工行董事长易会满说。上半年该行净利润和拨备前利润增速均为近年来同期最高。

  从收入结构来看,利息净收入作出绝对贡献,其中净息差回升是重要推手。截至6月末,工、农、中、建行的净息差分别为2.3%、2.35%、1.88%和2.34%,分别同比上升8个、11个、4个和20个基点。究其原因,一方面得益于银行资产负债结构优化,另一方面则与市场流动性和宏观环境息息相关。

  中国银行副行长张青松称,今年上半年,中国银行净息差延续了稳中向好趋势,比去年全年上升4个基点,比第一季度上升3个基点。净息差改善主要得益于资产负债结构的优化。

  建行中报显示,上半年,受央行定向降准的影响,以及本集团通过优化资产负债结构、提高资产收益率和加大存款推动力度等措施,使得生息资产收益率上升幅度高于付息负债付息率上升幅度,净利差为2.20%,同比上升17个基点;净利息收益率为2.34%,同比上升20个基点。

  农业银行上半年实现净利息收入同比增加225.10亿元,其中规模增长引起净利息收入增加114.68亿元,利率变动导致净利息收入增加110.42亿元;净息差为2.35%,同比上升11个基点。农行半年报解释称,净息差和净利差同比上升有两方面因素:一是加强贷款定价管理,持续优化信贷资产结构,贷款平均收益率有所提升;二是受市场流动性趋紧等因素影响,非重组类债券和存拆放同业收益率上升。

  资管新规对中间业务影响有所显现

  资管新规带来的影响已经在四大行半年报中有所显现。数据显示,上半年建行理财产品业务收入同比下降47.08%;农行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122.31亿元,同比下降17.2%,主要是由于代客理财业务收入减少。

  对此,农业银行副行长张克秋表示,农行将按照监管要求去规范业务。一是在产品转型方面,管理层第一时间对表内、表外、保本、非保本的产品转型策略做统筹安排。二是在专业化投资机制上,资管团队是总行直属经营单位,从组织框架、流程、风控、投研上着力提升资产配置能力。三是在公司化改革方面,紧跟监管要求和可比同业的市场趋势,作积极准备。

  “理财新规对于银行的影响肯定是有的。”易会满透露,上半年整个行业理财业务收入下降近50%,其中工行下降两成左右。理财业务收入的下滑进而拖累中间业务收入增速。

  但对于理财收入缩水,大行高管层的看法一致,是行业性、阶段性、暂时性的。建行副行长张立林表示,理财收入下降是正常现象。资管新规对整个资管行业提出的要求是方向性的,这个变化暂时体现在收入调整上,但是银行资管并没有呈现衰退趋势。随着业务规范、到位,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收入会出现缓慢上升。

  科技推动银行转型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大行减员依旧没有减弱的趋势。刚刚公布完的国有四大行年报显示,在大力推广金融科技的背景下,“科技解放人”的浪潮持续推进,大行减员没有减弱的趋势。

  截至2018年6月底,四大行员工数与2017年底相比,减少已超过3.2万人。据财联社统计显示,2015年至今,四大行员工减少高达7万人。

  四大行减员的主要原因,一是银行渠道网络近年来的深刻变革。线下网点推动向智能化、轻型化转型,传统物理网点的功能正发生转变,相应的,基层柜员的需求量也逐年下降;二是线上渠道又大力拓展网络银行、手机银行业务,线上渠道对物理网点业务的替代率不断提升,去网点办理业务的客户少了,也是柜员需求降低的另一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