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日来,在FF91一步步接近量产的收获前夕,Faraday Future原股东贾跃亭撕毁合约欲踢恒大出局消息被屡屡曝光。

  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已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据公告,恒大子公司——恒大健康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Faraday Future 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原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订立合并与认购协议,时颖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F Smart King)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时颖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

  2018年7月,原股东贾跃亭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时颖为了最大限度支持Smart King的发展,与Smart King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公告显示,原股东贾跃亭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藉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据悉,在随后的一天,FF也通过自媒体发出申明进行回应称,“FF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包括贾跃亭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对董事会进行“操控”,以达成相应的补充协议。

  在此回应中,可以看到,回应称贾跃亭没有操控董事会来“达成补充协议”,但现实却是贾跃亭手握10:1的超级投票权,其完全可以主导合资公司的重大决策,并将控制权牢牢地握在手上。因此,在很多法律人士看来,贾跃亭在声明中一方面未就是否操控董事会做出正面回应,另一方面又回应称贾跃亭没有操控董事会来“达成补充协议”,这一回应很是有点混淆视听的嫌疑。

  另外,在双方披露的信息中,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有两点可以看到:一是贾跃亭掌控着合资公司的董事会,在与恒大发生争执时,占据一定主动。二是恒大有着FF对外进行融资的同意权,这其实也是作为企业大股东的必要权利。

  恒大作为大股东,很坦然地授予了贾跃亭在股东会上10:1的超级投票权,同时恒大甚至没向合资公司派驻管理人员,可以说恒大给予了贾跃亭充分的信任。

  对此,恒大发布公告回应表示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据了解,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称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本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