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财经|时尚|艺术|运动|娱乐|汽车|教育|站内导航
广元

新浪四川>广元>资讯>正文

广元中学女孩斩获全国首届梁衡作文奖

2018年05月24日 14:49 封面新闻 

  原标题:全省唯一!广元中学女孩斩获全国首届梁衡作文奖

  李现文 何婕妤 封面新闻记者 刘彦谷

  近日,“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首届梁衡作文奖颁奖仪式在山西省霍州市举行,广中女孩范清菡斩获“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首届梁衡作文奖。

  梁衡作文奖是以著名学者、新闻理论家、散文家、科普作家梁衡先生命名的作文奖,设立于2018年3月。设立梁衡作文奖旨在弘扬科学精神与人文思想,激励广大学生用心观察社会,提炼千姿百态的生活,用文字来描绘多彩世界,抒写青春梦想,展示时代精神。

  首届梁衡作文奖从全国2000多名第十九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国家级一等奖以上获得者中择优候选。经过综合评定,筛选考量,由“语文报杯”作文大赛评委会和梁衡研究会审核确定,最后确定30名获奖者,其中高中组20名,初中组10名。广元中学范清菡是全国高中组20名获奖者之一,也是四川唯一获奖的高中生。梁衡先生亲自为其颁奖。

  获奖女孩范清菡,系广元中学高2016级学生,性格热情大方,特别喜爱好诗好画好山水。她的写作感悟是:“写好文章没有巧方,就是多读;读书也不是唯一办法,还要多观察多练习。好的作文不在于文笔和辞藻,而在于写出掩藏要文字背后的内心的波澜。”

  附获奖作品

  《何处是归程》

  冬日的正午,感觉与夏日黄昏一样,模糊又悲伤的美好着。在冬日的拂照下虽没有夏日浓荫的绚烂也格外的醉人。

  树前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女孩,凄清的秋色秋声渐渐褪去,没有浓重色彩的初冬格外的悲伤和模糊。冬日的拂照让人略有嗜睡。这天郁闷的就像母爱。用女孩的逻辑讲,别人家的妈妈是自己母亲不可比的,不仅日日忙于工作,而且一丝疼爱也没留下,而妈妈的最大的偏爱就是苛求她,比如强迫她喝下最讨厌的牛奶。

  女儿渐渐觉得自己有了叛逆的年龄、出走的能力、选择生活的机会,她想要去过新的生活。父母得知后哭哭啼啼,红着眼睛去派出所。泣不成声的父母在民警调出的监控下看见的只有女孩匆匆的背景。母亲望着女儿离开时的最后一影,无奈又冷清。习惯与女儿朝夕相处的她开始默默随着寂寞与孤单,漫漫的岁月,无尽的守望就这样开始了。

  母亲毅然辞去工作开始四处寻女。街巷内甚至是每一栋建筑都没有放过,挨家挨户的寻遍全城。母亲还想方设法将寻人启事登上报刊,一时间执着的母亲轰动全城。

  “等我啊,妈妈找你来了。”

  母亲是一个梳着斜流海的温婉女人,近日乌黑的直发却开始爬上银丝,往日爱笑的她被无尽的牵挂萦绕。 一夜之间,恍若隔世。

  时间一直在走,没有尽头,只有路口。寻人启事已经传到了邻市,是接受儿女陪伴父母的责任,还是继续无尽的折磨?女儿选择后者。停留在此处打工维生的女儿视而不见,内心纠结却眼神冷漠的她抹杀了母亲的苦心一片。

  又是一夜,女孩努力安放下浮躁的心,努力完成这段自由而孤单的旅程。在尽情享受街市的日子里,街市在不经意间一步步清冷,电灯一盏盏飞向天空变做冷漠的星闪,从枫、梧桐、常青树等掩映着人家楼阁的窗户,在五彩交映的窗帘中透出时闪时灭的灯火和笑声。女儿奔着、跑着去躲这奔泻的狂风骤雨,卧在床沿,她的心怎么也睡不着,一种微妙的焦躁和惊恐正疯狂地侵蚀着她。她涔涔地流几滴泪,想起了妈妈。每一次嘴角的抽动都凝聚着肉体的撕心的疼痛。

  “是谁带走了我的快乐,妈妈吗?”

  女儿的双耳里塞满了痛苦,听不见幸福。

  夜更静了。没有你的地方原来全是流浪,没有你的地方竟全是他乡。

  几日以后女孩再次看报,报纸上登着几个大而醒目的字:女儿生日快乐,妈妈等你回来。“回去吗?不不,我在家受的罪还少吗?凭什么就轻易服输!”她的心是一种无效的坚执,是沸油,不甘于落于这杯茶水中,她想让这杯茶随她一起热烈地沸腾。

  来年的春节万物萧条,一扫往日欢笑,房内的空气似浓的墨汁,重而黏冷,窗外只有一片萎黄色的景。女儿的家人愈发的慌了。

  “是谁带走了一家的快乐,女儿啊是你吗?”

  母亲疑问,女儿不答。守望在窗前,守望在门口,可怜了母亲殷切的翘望。

  由失望到绝望的母亲又开始举家迁往南方,她想,女儿或许逃到了南方。此后,心高气傲的女儿见寻人启事不见了踪影,后打听得知母亲搬了家。女儿心理再也抑制不住了,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此刻的女孩愧疚甚至开始后悔,后悔这场恶意的嘲弄。女儿来回验证了几次,滴滴的声音像是对自己沉重的审判。

  “哦妈妈,我忘了呢。那天我偷走你和爸爸的电话卡。”

  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折回去,立在一根电杆前,小心翼翼撕下那张纸角模糊的寻人启事,又抱紧在怀中,像是挽着妈妈的手,这张纸也带着妈妈的温暖。

  “妈妈,这是一场怪异而错误的循环。”

  女儿和妈妈一样,在那版报纸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一日,一月,半年终没有讯息。当年的意气用事或许并不是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简单。忧郁的女孩开始从口中冒出母亲的声音,一字不差。女儿成了自己的母亲,而母亲也成了当年的自己,重复着两人当初的行为和受过的伤。

  的确,母女之间竟是这样怪异而错误的循环。

  女儿一个人落寞地走在街头,和往日一样看着繁华的风景。她走到公园门口时,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想起了妈妈每天早晨悄悄塞进书包里的饼干,想起了睡前那杯温润的牛奶。用女孩如今的逻辑讲这快是一个触碰不到的梦了。

  已至深夜,脱光叶子的荫蔽,全城都暴露在寒风的迫杀中,在望着稀疏的灯火的那一瞬,身边的景色开始迅速后退,干枯的枝桠、铁灰的重云。冬日的萧瑟寂寞描摩出母亲的幻影。梦境里的寒暄像是空中的飞絮,串起了春风拂面。

  “妈妈,万一我真的迷失了,请再将我寻回吧!”

  后来女儿通过媒体寻找母亲,又是春节,冷清的空气扭曲着这座城市的形状,在这样冷的季节,她始终开着不谢的花——悲伤之花。

  “妈妈,女儿还在寻你,您还守着我回家吗”

  生命一场大雪,雪落一场团圆。 

  —后记

  (责编:罗娟、高红霞)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