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逃到成都

  首批与男生同校的女大学生

  “中间两位老人,右边蓄胡须的叫乐和洲,也就是我的外公;左边是乐和济。”600余年前,一乐姓人士中举后被委派到四川芦山县任知县,三年任期满后,竟然因为凑不够盘缠返原籍地,便定居在芦山生息繁衍,到了乐和洲这一辈,已是经济雄厚的大家族,有田产、丝烟,还有商号经营黄金、麝香、食盐、布匹、杂货等。

  易先德介绍,“外公这辈共兄弟三人,他是老大,乐和济是老二。”还有个老三乐和澄,不幸英年早逝,留给后人的故事不多。三兄弟不分家,大家庭所生子女统一排行,共10男8女,“因为第7女幼年夭折,所以习惯上一直说乐家17个子女。”

  在易先德看来,最幸运的莫过于,父辈为乐家17个子女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老大乐和洲负责经营家业,创造雄厚的经济基础,老二乐和济负责对外事务,并更多承担对后辈的教育和管理。年轻时,乐和济随传教士去过上海等地,见过世面,在当时是思想非常开明的老人,竭力主张下一辈应该接受现代化教育。“子女由他陆续送往雅安、成都、济南、南京、上海等地读书,进雅安明德中学、成都华西协合高级中学、成都华美女中、华西协合大学、山东齐鲁大学、南京金陵大学、上海光华大学等。”

  四川历史上第一个,同时也是华西协合大学的第一个女博士乐以成,正是经乐和济的手,接出芦山。

  1914年开始,乐和济在华西协合大学担任舍监。彼时,华西协合大学是中国唯一实行“牛津/剑桥模式”学舍制的大学,学校由多个学舍组成,每个学舍都有独立的教学楼、宿舍楼、运动场等,舍监(又称院长)负管理全责。

  “我曾见过乐和济在华西坝着长袍骑‘洋马(自行车)’的照片。当年的成都,就只有华西坝的洋人有‘洋马’,市面上几乎看不到的。所以他是成都第一批会骑‘洋马’的国人。”说起自己的二外公,易先德满是赞佩。

  不仅如此,“第一女博士”乐以成过去谈到乐和济时,也感慨“真正要感激二爸当年把我接到成都读书。要不然,芦山就多了一个地主婆,而中国就少了一个妇产科学家。”

  1905年9月26日,乐以成出生在芦山乐家,女孩当中排老二,人称“二姐”。在父亲乐和洲出资办的小学里读完书后,一度被父辈留在家里帮忙管理家务、做账、处理家族书信往来等。

  易先德告知,乐和洲接受过一些新思想,所以允许家里的女儿不裹小脚等,但仍会要求女儿按照风俗早日出嫁。于是,当家中兄弟陆续被送到外地深造后,乐以成却被留在家里准备找婆家。

  “二姨妈并不愿意,她也想到成都读书。”16岁时,时任华西协合大学舍监的二爸乐和济给乐以成带回消息,成都有女子中学正在招收适龄女学生,他想把乐以成接到成都读书。有二爸的支持,乐以成坚定信念要摆脱父亲的包办婚姻,她找来哥哥的旧衣服和鞋帽,女扮男装悄悄离家往成都去。

  走到雅安时,消息传到了乐和洲耳朵里,父亲勃然大怒随即派出佣人要把她领回家。这时,母亲出马使出一招“放狗撵羊”计帮了乐以成:深知女儿性格倔强,有志向就一定要做,乐以成的母亲悄悄给佣人一笔钱,明为去追乐以成回家,实际上是暗中护送她去成都求学。

  乐以成读中学期间,成都有13个女生因为本地没有女子高等学校,不得不到北平或南京读书。1924年华西协合大学开先河,首次招收女学生,成为西部第一所男女同校的大学,乐以成那年刚好高中毕业,和另外7个女生一起考入,“这在当时是非常领风气之先的举动。”

  女生院成“禁宫”

  要追乐以成见一面都很难

  开先河的男女同校当然发生了很多浪漫故事,乐以成和丈夫谢锡瑹的故事也在里面。

  华西协合大学为乐以成等女大学生修建了女子学舍,封闭起来不对外开放,甚至有人戏称作“禁宫”。在当时的男学生曹钟梁的回忆里,“女生到教室去上课,来去都有一个老妈子送接,避免她们与男生有接触。”所谓“老妈子”其实是负责管理女生的女传教士。

  “医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大学生”吸引力太大,常常有人慕名前来看稀奇,乐以成甚至坐过轿子上下课,“学校怕引人侧目,想把女学生这样藏起来。”

  当1928年谢锡瑹转学到华西协合大学时,对乐以成已经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据说仪表堂堂的谢锡瑹当时是众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甚至有姑娘从长沙追他到成都。但谢锡瑹还是被成绩优秀的乐以成吸引,但他连见乐以成一面都很艰难。“男女同学见面不容易,尤其是医学院只有乐以成一个女生,每天身边都跟着‘老妈子’,谢锡瑹追她追得很辛苦。”曹钟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