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女生进入学校多了,她们慢慢可以自由进出,但男生想见女生,只能在女生院会客室约见。乐以成和谢锡瑹的爱情,就这样在众目之下生长,直到后来两人结为夫妻。

  1932年,乐以成毕业了,她获得华西协合大学第一个女医学博士学位,同时获得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留校定专业为妇产科。乐以成毕业后,曾和谢锡瑹一起到北京协和医院进修,师从中国妇产科泰斗林巧稚。

  1938年后,乐以成先后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和英国伦敦大学皇家医学院进修、攻读博士后,求学路上马不停蹄。给外国同行留下最惊人的记忆是,乐以成曾在医院三天三夜,完成了18个手术。

  学术领域的“拼命三郎”,在生活中也不输人。乐以成和谢锡瑹生育三个子女,都培养成了华西医科大学的学生,像父母一样从医。乐以成的女儿、现任华西第二医院妇产科医生的谢蜀祥,最记得母亲的严厉,“她既是我的妈妈,也是师祖,又是共事30年的同事。”谢蜀祥坦诚自己有点“害怕”母亲,“她要求很严格,尤其是工作中不容许出一点差错,出错会毫不留情被训斥。”

  谢蜀祥还记得小时候生活中的点滴,乐以成会手把手教孩子做事,譬如嘱咐拖地时先用湿布拖一次,再用干布擦一遍。“大多数时候,她会包揽家务。”

  乐以成和谢锡瑹的缱绻深情也深深印在子女的脑海。谢锡瑹70岁时因脑血栓瘫痪在床,洗澡、喂饭、端屎尿等全由乐以成照顾,每天出门前她会抚摸谢锡瑹的头告诉他“我走了,很快回来”,下班到家又第一时间向谢锡瑹报到。如此精心照料下,谢锡瑹在床上度过了10余年。

  85岁还在门诊看病

  曾经当面劝邓小平少抽烟

  有人把乐以成与她的老师、我国妇产科泰斗林巧稚并称,说“北有林巧稚,南有乐以成”,易先德觉得这话不无道理。

  上世纪90年代初,剑桥大学的一位教授到成都讲学,他专门带着夫人和女儿登门向乐以成道谢,感谢乐以成40多年前救了他的妻女。原来当年他在成都教书,夫人临产前患先兆子痫、妊娠高血压,发生水肿、抽搐等症状,十分危险。乐以成果断为产妇做了剖腹产手术,保母子平安。

  雅安市芦山县委党史研究室提供的资料披露,乐以成救过的妇女和婴孩数以万计,直到85岁高龄她依然还在看门诊。1980年7月的一天,年近8旬的乐以成出诊,看的病人是邓小平的夫人卓琳。那一天,乐以成在成都金牛宾馆见到卓琳,因为乐以成是全国政协委员,两人早就认识。相互问候之后,乐以成却不着急给卓琳看病,反倒是提要求,“想见小平同志。”

  卓琳告诉她,邓小平正在和时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谭启龙谈工作。没想到乐以成却坚持称,“谭书记是经常见小平同志的。我是个小人物,很不容易和小平同志说话,我只想和小平同志讲几句。”没想到乐以成这么固执,卓琳硬着头皮从里屋叫出了工作中的邓小平。

  卓琳好奇着乐以成说的是什么“重要的事”,没曾想她直率地说:“小平同志,看见你身体这么健康,我很高兴。不过,我作为一名医生,有责任劝你,为了你的健康长寿,要少抽烟!”

  2001年4月,96岁的乐以成去世。

  16岁女扮男装只身逃到成都求学时,乐以成也许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如此精彩。从华西协合大学第一个女博士,到中国妇产科专家、被国务院授予终身一级教授荣誉,乐以成60年悬壶济世路,始终践行着她终身奋斗的誓言。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媛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