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成都,大地回春,万物竞发。

  2月13日,成都召开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推进会,发出了“让新发展理念引领蓉城走向世界”的城市宣言。站在农历新春的起始处,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和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历史交接处,一个大城崛起、城市复兴的“成都梦”,如春竹拔节生长,如春潮磅礴漫卷。

  选择2月13日这一天发表这一城市宣言,本身就具有特别的意义。去年的这一天,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四川,对四川及成都工作提出系列重大要求,明确提出支持成都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总书记的深切嘱托,激发出万千天府儿女奋进新时代、逐梦新天府的壮志豪情。一年来,成都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砥砺奋进、坚定前行,在新发展理念下凝聚社会共识、引领城市方向、塑造时代价值、培育战略优势,努力用民族复兴之光照亮城市前行之路,用新思想塑造城市发展之魂。而今,在习近平总书记来川视察一周年之际,成都再次以一场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推进会,鲜明昭示坚定不移、科学作为、久久为功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城市的信心决心,用为国家的担当力度标定城市科学发展的新高度,用世界城市体系标定城市复兴的新坐标,奏响了高举新发展理念旗帜、大踏步走向世界的前行号角。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赋予中国城市大城崛起的历史机遇,而大城崛起,则是中华伟大复兴的基座和支撑。翻开厚重的世界史,检阅灿烂的中国史,国家振兴、民族复兴,最鲜明的标志是城市的崛起。早在公元十三世纪,马可·波罗作为第一个游历中国及亚洲的意大利著名旅行家,以《马可·波罗游记》一书比较全面地记述了中国巨大商业城市的繁荣,向整个欧洲打开了东方之门。而2017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GDP超过2.8万亿美元,如果把它看成一个国家,那么它的 GDP 已经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在中国,单纯从GDP看,富可敌国的省份和城市正在快速壮大,位居中国西部的成都也不例外。2018年,成都的GDP超过1.5万亿元,大致相当于全球排名第42位的芬兰的经济总量。刚刚过去的2019己亥年春节,央视推出的“我和我的祖国”城市快闪成都篇唱响全国,一曲“成都之声”因其饱含的家国情怀引发广泛共鸣。而今,以“崛起”为主题的“成都之声”再一次穿越山谷,穿越河流,响彻华夏大地,以另一种形式,将家国情怀的表达,再次推向高潮。

  历史的起承转合处,成都正在成为中国城市新一轮改革开放发展的风暴眼。这不是一个偶然。新时代成都正阔步走在城市复兴的大道上,有其历史必然性、逻辑关联性和现实必要性。

  从历史的最深处一路走来,成都自灿烂辉煌的古蜀文明起,历经秦汉“列备五都”、唐宋“扬一益二”的鼎盛繁华,成为中国经济和人文地理版图中的双重“天府之国”,在中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历史巅峰时刻极享荣光。新时代的成都,更被定位为国家中心城市,并于去年岁末在全球著名城市评级机构GaWC公布的2018年世界城市排名中“暴力拉升”至第71位,成为国际观察家眼中“最能代表中国内陆经济发展的城市”。如今的成都,已进入登高望远,放眼世界,在更高层次、更高境界、更高水平上探索推进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城市建设的阶段。

  奋斗成就伟业,但奋斗不是横冲直撞。在“锦官城外柏森森”的南郊武侯祠,有一幅著名的攻心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千百年来,这都是蜀人治川的座右铭。历史总是给人借鉴,如何在新时代实现城市复兴、大城崛起?成都提出,要深入学习思考运用认识论、格局论、价值论、方法论、境界论,以深学立行坚定信仰,以科学作为成就伟业。

  坚定新时代城市崛起的认识论,关键在把握“知与行”的关系。

  成都是在全国率先用新发展理念作为城市指导思想的城市。新发展理念之新,在于它是一次主动求变的战略选择和一场事关全局的深刻变革。必须深刻认识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城市的时代价值和历史意义,自觉深化对新思想新理念的学思信仰和创造力行,才能真正把新发展理念的“真理力量”转化为改造客观世界的实践力量。

  因而,读懂一部产业革命史,才能理解为什么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了解何为中等收入陷阱,何为人口红利,才能理解协调是持续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经历了对环境污染的痛彻反思,才能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共识;在“引进来走出去”之间不断体悟,才能把开放大旗举得更高;时刻把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放在第一位置,才能理解共享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

  而“道不可坐论,德不能空谈”,马克思主义哲学活的灵魂就是实践。前不久,成都提交了2018年经济数据,从超1.5万亿的总量,到8.0%的增速,再到新经济活力和人才净流入率双双位居全国第3,一个个宏观经济数据、微观经济场景,正是由新发展理念的理论伟力与城市发展的壮阔实践紧密结合而来。实现“走向世界”的目标,必须以更宏大的视野知之而进,以更笃实的实践知之而行,将新思想新理念的磅礴伟力切实转化为城市发展的澎湃动力,方能“弄潮儿向潮头立”。 

  秉持新时代城市崛起的格局论,关键在把握 “势与场”的关系。

  “谋大事者首重格局。”

  “愿乘长风破万里浪”是格局;“七擒七纵”是格局;“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也是格局。为文如此,为人如此,齐家治国平天下皆同此理。从某种程度讲,站位决定了高度,格局决定了结局。

  从成都的发展历史来看,不得不说,格局观曾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城市的发展。“少不入川”,“盆地思维”,都蕴含着外界对历史上成都格局观的评价。诸葛亮曾在《隆中对》中盛赞“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又曾在前后《出师表》中感叹“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惟坐而待亡”。可见,天府之国既自然富足,是建功立业之地,又偏安一隅,易生画地为牢思想。因而,实现新时代“走向世界”的梦想,必须跳出成都看成都,以开放的格局和视野审视成都发展的势与场。 必须坚决摒弃自给自足、随遇而安的小农意识,小富即满、不思进取的盆地意识,封闭守旧、自我发展的内陆意识。

  放眼当下成都,发展的势与场何在?新时代,成都发展最大的战略机遇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引领中国城市在世界崛起,最大的时代风口就是全球科技创新改变世界格局,最大的外部变量就是“一带一路”和西部开发开放引领成都由内陆腹地跃升为开放前沿,最大的信心底气就来自于“一干多支”四川新发展战略赋予成都舞好全川发展龙头的时代机遇。

  势如风,场如帆。要实现城市发展的弯道超越,实现城市复兴的“成都梦”,只有牢固树立开放合作、创新创造的现代意识,敢为人先、走向世界的开放意识,互联互通、共享共赢的国际意识,努力在全球全国全省发展大势中借势而谋、顺势而为、乘势而上。 

  坚守新时代城市崛起的价值论,关键在把握“人与城”的关系。

  “城市的核心是人”,这是城市健康发展颠扑不破的真理。新理念指引下,成都的城市价值取向和发展理念发生了根本性变革,就是推动城市发展从工业逻辑回归人本逻辑、从生产导向转为生活导向。“以人民为中心”,就是成都城市发展的价值定位、价值追求、价值标准、价值判断和价值归宿。

  建筑大师吴良镛先生曾盛赞:成都是最具有悠久优秀生活理念和生活价值观的城市。这一赞誉,既源于成都别样多彩的三千年烟火气,也源于新发展理念下,成都城市规划的价值选择、城市建设的人文尺度、城市投资的战略指向以及城市治理的方式调整。

  尤值称道的,是成都“生活城市”的定位。正是顺应时代的进步和人本的需求,饱含人文情怀重新审视城市规划设计建设营造,坚持以可持续的方式建造城市,成都无比注重保持城市的休闲特质、生活品质。从人本理念出发、以生活城市为目的,大城崛起中成都最深刻的幸福密码,将标注为一个彰显天府意境、有“高颜值”的城市,一个充满烟火气息、有“生活味”的城市,一个富有开放气质、有“国际范”的城市,一个涵养家国情怀、有“归属感”的城市。

  推行新时代城市崛起的方法论,关键在把握好“稳与进”的关系。

  万仞高山,始足于稳。船行千里,关键在进。稳中求进,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经济工作的总基调,是党中央确立的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也是成都实现城市复兴的科学方法论。

  城市的发展是一盘大棋局,对弈之道的要害在于战略。一个城市的“稳与进”,重点是以战略规划的明、战略目标的稳、战略定位的准,推动城市发展的进。因而,在城市实现后发超越的艰苦实践中,要坚持谋定后动、把握节奏力度、保持静气定力,将城市治理视为一个有机整体,将城市发展视为一个系统工程,始终在政治效果、发展效果和社会成果的统一中来实现城市的“稳与进”。要从“五位一体”“四个全面”的高度来谋划城市发展,让城市的发展始终与国家的发展相向而行;要从人民长远的利益去衡量城市发展,让城市发展的每一步都回应社会关切,从而赢得广泛共鸣,实现发展的最大公约数;要用政治的风清气正来为发展保驾护航,要让发展的价值链有效延伸,从而引领城市生活,引领社会风尚。

  提升新时代城市崛起的境界观,关键在把握好“破与立”的关系。

  立得住才能破得好,彻底“破”才能更好“立”。

  自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以来,成都着眼于城市能级的全方位提升、发展方式的全方位变革、治理体系的全方位完善和生活品质的全方位提升,全面完成了战略谋划、科学规划、政策策划。可以说,成都该“立”的都明确了,现在的重点,是以破促立,在守正出新中坚定树立新思想理念、新思维方式、新工作方法和新体制机制。

  对成都而言,破,树立正确的是非观是根本,树立正确的发展观是关键,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是标尺, 树立正确的苦乐观则是保证。

  喜怒哀乐,人之常情。但不同时代,不同人群,对于苦乐观有不同诠释。1200多年前,杜甫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道出了封建士子的苦乐观;1000多年前,范仲淹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道出了封建士大夫的苦乐观;而发端于98年前,最新修订于2017年的“党章”,则以“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克己奉公,多做贡献”,确立了共产党人的苦乐观。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成都天府之国的巴适安逸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先辈们披荆斩棘以启山林、治水营城造福后人创造而来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新时代成都大城崛起,又将为后人留下如何的营城遗产?这是新时代成都必须回答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直接体现成都广大党员干部的苦乐观,也将直接影响成都“走向世界”的夯基垒土。

  不驰于空想,不鹜于虚声。城市梦,始终要靠奋斗来实现。只有以每一个成都人的日常尺寸之功,才能成就大城崛起、城市复兴的百年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