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算账:本地产大闸蟹便宜15%

  “从江浙一带空运大闸蟹过来那么贵,为啥不在本地养殖生产销售?”蒋利群说,四川有许多水质好的地方适合养蟹,只要引入正宗的蟹苗,加上技术团队,就能实现本土产销链条。

  他以他所在的合作社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成都蟹”和“外地蟹”的成本账。除了前期投资1200万,每年,他们需要从江苏阳澄湖购买2万斤蟹苗,每斤价格为100元,共计200万元。从头年12月将蟹苗投入水中,要经历10个月的养殖、看护、打捞过程,包括在水中种水草、喂螺蛳等,还有专门的技术团队对养殖进行指导。这一系列的成本投入,大约需要400万元。

  “用这种自然放养的方式,投入的蟹苗长大后能有20%可以回收。今年我们大闸蟹年产量20万斤,产值能达到1000万元。”他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成熟后打捞起来的大闸蟹1.5两-2.5两的小规格占3成,2.5两-3.5两的占45%,3.5两以上的大蟹能占15%。按照重量、公母不同,价格也从10元一只到68元一只不等,比市面上同等品质的江苏大闸蟹便宜约15%。

  “本地养殖主要就是省了运费和损耗。”蒋利群说,从江浙一带空运大闸蟹到成都,仅运费就每斤4.5元,再加上超过10%的损耗,外地蟹自然就要贵些。

  行业困境:规模小效益低养殖场难盈利

  本土养殖的大闸蟹,按理说更具市场竞争力,但不少养殖场的日子却并不好过。按蒋利群的说法算下来,在本地养蟹的利润其实并不高,仅蟹苗加上人工、技术等成本,就已经是600万元。他也表示,养蟹的风险不小,去年他们放养大闸蟹的河道就遭遇了洪水,产量只有8万斤,最后的收入连保本都难。

  “前几年大约有4家在眉山养大闸蟹的,但基本都亏本了,有2家都没做了。养殖大闸蟹成本很高,还在做的2家效益也不好。”昨日,眉山市渔政局局长彭建安告诉记者,当地养殖的大闸蟹市场批发价仅30-40元一斤,卖到酒店约60元一斤,效益较低。

  记者也在调查中发现,由于技术、管理和模式、市场竞争激烈、本土蟹认知度较低等问题,近年来在成都养殖大闸蟹的可以说是赚钱的少,亏钱的多,有一半已经倒闭。2012年,眉山东坡区尚义镇“元祥川鳌养殖基地”捞取开湖第一网大闸蟹,当时吸引了重庆、成都、眉山、乐山等地大型餐饮企业和水产批发市场客商前来订货。公司还计划第二年扩展基地一倍,打造本土品牌,但昨日记者也获悉这家养殖基地已经关闭。“养大闸蟹投入高,他们老板的资金链后来出了问题,提供技术的人也走了。”一位当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