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动转型:农家乐模式或是前景

  眉山寿灵大闸蟹生态养殖基地的相关负责人杨云成也面临着一些类似问题。从2011年开始养殖大闸蟹,到今年该基地产出才刚好能达到盈亏持平。“说实话其实不愁销路,就是缺经验、技术不够,产量上不去。”杨云成说,基地产出的大闸蟹售价与市面上持平,但量仅够熟人、周边经销商拿货。就在3个月前,一个韩国的公司找到他们想谈合作,无奈他们量不够没谈成。

  相对于这种单纯做销售的大闸蟹养殖基地,走农家乐模式的似乎看到了不错的前景。蒋利群说,“我们合作社很少向经销商、酒店供货,光是来基地消费的都不够。”据悉,他们所在的基地打造了休闲生态农家乐,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吸引1000人的客流量。除了在这里吃蟹,还要钓蟹、吃饭、打麻将、喝茶等,人均消费平均在50-200元左右。

  “有的人不仅在这里吃了,还要买回去送人,有一次就有一个客人耍完之后又订了15万元的大闸蟹走。”他说,以大闸蟹观光、品尝延伸出来的一条休闲消费产业链,比单纯销售大闸蟹,更符合成都市场的消费习惯,也由此盘活了整个基地。 华西都市报记者童星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