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闸蟹以美味和平价走入成都人的餐桌上时,或许你尝到的会是一只产自成都本地的大闸蟹。华西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自2011年开始,成都兴起了一轮“养蟹潮”,金堂、眉山等地十余家水产合作社、养殖基地引入江苏蟹苗,开始了大闸蟹的本土化养殖、产销。

  不过,由于市场竞争激烈、技术不成熟、市场价格降低等原因,大多养殖场盈利难,部分已经关闭。而随着集休闲观光消费为一体的大闸蟹农家乐消费模式兴起,大闸蟹养殖潮再次火了,并且开始向南充、绵阳、德阳等川内多个城市扩张。

  市场总量:2亿市场催生养殖潮

  来自成都市水产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1年,成都人吃掉600吨大闸蟹,预计今年将吃掉1200吨以上。成都市场上的大闸蟹消耗量4年翻倍,市场规模超出2亿元。据该行业协会会长青南春介绍,这些大闸蟹大都是从江浙周边、长江中下游地区空运来的,包括洞庭湖、鄱阳湖、岳阳湖、阳澄湖、太湖以及一些水库、池塘养殖出产的。

  “这几年大闸蟹的消费量以年均20%的量在增长,湖南、湖北、江西甚至山东等地都在养。”青南春说,随着养殖潮席卷全国,从2011年起,成都的金堂、眉山等地也有十余家水产合作社加入养蟹大潮。

  13日,记者来到了金堂一家“成都丰润水产合作社”,该基地相关负责人蒋利群告诉记者,他们在金堂资水河流域养了4年大闸蟹,年产大闸蟹20万斤,是成都地区规模最大也是较早的。眉山市现在也有两家大闸蟹养殖合作社,其中规模较大的一家“眉山寿灵大闸蟹生态养殖基地”年产约10万斤。此外,今年开始,简阳、德阳、绵阳、南充、巴中等多地有养殖户也从金堂引入了养殖技术,大闸蟹的第二波养殖潮席卷川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