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结束后,即使隔着遥远的看台,双方球迷也在继续斗嘴,指手划脚,群情激昂,令赛场保安一度感到紧张。

  赛后新闻发布会,当姚夏一度语塞,像成龙一样摸着自己的鼻子的时候,其他人都以为——或许接下来将要看到一些眼泪……结果,并不打算表演的“姚闷墩”突然抬起了头,眼神闪亮,他说:“对的,我们降级了,明年重新来过就是!”

  回到基地,姚副总的办公室再次被媒体记者们围满,这一次,必须说点实话,于是他手里一直折着一片锡箔纸,翻来覆去,直到他自己就像那片锡箔纸一样,被大家读了个通通透透。◎关于自己

  ——降级了,你还会继续在俱乐部干下去吗?

  姚夏:说实话,足球真的没搞头……我不知道赞助商到底会不会继续支撑下去,但是从我个人来讲,很可能都不会再干了。有意思吗?我还不如回家,把自己的家庭照料好。

  ——除了天诚,你还有自己的猎豹足球俱乐部,对青少年足球的发展你是怎样看的?

  姚夏:出于教育政策方面的原因,成都本地的青少年足球的确将会有好的发展。不过,我也亲眼看到过,一些学校,堆两个球门就算球场了,而有的教练,穿起皮鞋就开始教娃娃了……那样怎么行?至于我的猎豹俱乐部,说实话这些年有点心冷,具体来说,就是别人看你做得不错了,就会认为你是占了足球市场的便宜,想方设法要来给你添堵。唉,其实哪里至于嘛,我觉得将来招十几个真正喜欢足球的娃娃就行了,规模不要太大,不能太大。当然会收费,因为我至少要养活我招的两三个教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