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记者 王楠

  公共负担

  平等原则

  清华大学行政法教授何海波指出,警察依法执行公务,对公民利益造成损失,公民在一定范围内有承受的义务;只有在损害超出合理范围,特定公民为了公共利益承受了特别牺牲,才可以要求补偿。这叫公共负担平等原则

  1月3日,成都市民冷女士驾车从重庆返回成都,因交通管制她按交警指挥绕行后,过路费较往常多出了82元。冷女士昨日拨打本报热线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并表示抛开油费和多用时间不说,多出的82元过路费不应该由自己承担。同一天,在1月3日有此遭遇的司机还不止冷女士,网友“@十八子二小”也在微博上吐槽:高速封路,交警要求改道,通行费用翻番,为什么按照交警指挥绕路后的成本要我来承担?

  大雾引进的交通管制是否属于不可抗力?面对这样的诉求,政府是否需要赔偿?高速公路运营公司是否有可能区别收费?

  车主:

  交警要求绕行 过路费翻倍

  “从这里岔路分流,前方大雾,需要绕行。”

  前日下午,从重庆驾车返蓉的冷女士在进入四川境内后,在一个岔路口听从交警的指示转入了一条岔路,“看到车辆都在往岔路上走,都没有继续走主道,所以我也转进去了。”这一转,冷女士此次旅程公里数便直线上升,“我的路线变比原路程远100多公里。”本来,冷女士原定路线是重庆—遂宁—成都,但实际路线是:重庆—复兴互通(绵遂高速)—三台东互通(成巴高速)—成都。

  自然,令冷女士不满的还不仅是路程公里数远了,过路费也因此翻了一番。冷女士告诉记者,走原路线返回成都,只需要66元左右过路费,但1月3日下午她花费了148元,较正常情况高出了一倍多,“这还不算油费和时间。”

  在冷女士看来,自己听从交警指挥走了一条更远的路,多花了时间和油费,“过路费翻倍总得有人买单吧,要给一个说法吧。”

引用此数据请注明新浪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