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着嘴唇道歉: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昨日上午11时许,熊某身着一件蓝色棉服和一条灰色裤子,在一位朋友的陪同下走进大安交警大队。得知有记者在场,熊某按捺不住心情,嘴唇不停地发抖,眼眶里也闪出了泪水。“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面对记者,熊某声音有些颤抖,双手合十。他说,他现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精神几近崩溃。

  记者递过一张纸巾,熊某取下眼镜,擦了擦眼角。待心情稍微平复一些后,熊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1岁多的儿子在宜宾外婆家被狗咬伤,2月22日上午,他和妻子驱车从宜宾回成都取东西。下午,两人驱车从成都赶回宜宾的途中,和拍摄他的奥迪车司机发生了纠纷。说完,熊某拿出一份日期为2月20日的注射狂犬疫苗证明以示属实。

  “高速上有些堵,我看到有些车占用应急车道,也就跟了上去。”熊某称,占用应急车道行驶是因为思子心切,急着赶回宜宾。后来看到有人拿手机在摄像,便一时冲动与对方发生了纠纷。

  熊某断断续续地介绍,27日,他从朋友处得知被网络曝光,紧接着他又被很多媒体曝光,心理压力很大。他非常后悔,也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希望在此通过媒体向拍摄者和广大公众道歉,“我错了”。

  为何迟迟不接受调查?

  “儿子需要照顾,家里闹得不可开交”

  为何迟迟不来配合调查?熊某称,事发后,母亲因脑血管痉挛住院,需要人照顾;儿子被咬伤,还在接受进一步的治疗。家人也因此对其感到失望,闹得不可开交。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来配合调查、接受处罚。“当时很多媒体报道,还有网友人肉搜索(我和妻子),压力很大,精神都快崩溃了。”说到这里,熊某显得有些激动,他低下头长舒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