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今年1月,成都市交委便发布通告,将“私家车和社会车辆等非营运车辆通过手机注册专车软件从事营运活动的行为”定性为违规行为。交通运输部对于专车的态度则是“鼓励创新但禁止私家车接入”。

  在成都交委通报中,优步成都分公司本次被查处正是因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涉嫌非法营运。但优步公司则称,人民优步鼓励私家车主成为优步司机,作为非营利性拼车平台而存在,人民优步不收取平台费,价格也是基于补贴拼车车主油耗、车辆损耗等成本制定。

  记者了解到,对乘客而言,目前优步按照每公里1.3元计费,起价10元可行驶7公里。而对于司机而言,一单收取乘客10元的业务最终的实际收入是20元,“乘客付费基本上可以算作我们的行车成本,我们赚的那部分主要来源于优步公司的补贴。”优步司机胡师傅告诉本报记者,司机与乘客没有直接交易,具体行车费用按照优步软件计算,且全部通过网上平台代扣,优步公司每周给司机结算。

  成都相关监管部门负责人表示,尽管我国法律没有明确对拼车作出界定,但只要车辆在乘用中有人得了高额收益,就是一种营运行为,“优步的私家车主在未获取资质情况下,通过搭载乘客获取补贴,很明显与现行法律相违背。”

  “无形之手”是否该管专车

  专车服务在许多地方因为“非法营运”被处罚,由此也引发了各方对“无形之手”是否该管专车的讨论。

  “专车司机的补贴实在太可观了,他们‘玩’着跑半个月甚至比我一个月赚得还多。”成都一位出租车司机认为,依靠高额补贴的专车司机用低价抢走了乘客,极大伤害了正规出租车的利益,“光脚”赚钱的私家车营运必须被制止,否则就影响了客运市场的正常秩序。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的行为即视为非法营运。因此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广州、成都等城市将“涉嫌非法营运”作为对优步等提供专车服务企业的处罚依据,这在法律之内亦为情理之中,因为专车在制度框架内的合理、合法性不可逾越,所以对专车的监管并无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