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1日,蒋先生带护照等证件来成都参加“二建”考试,被拒绝入场。 5月31日,蒋先生带护照等证件来成都参加“二建”考试,被拒绝入场。
“二建”考场吃了闭门羹,蒋先生只有明年再来了。 “二建”考场吃了闭门羹,蒋先生只有明年再来了。

 

  我是我:户口本、护照,还有三个毕业证可以证明

  对不起:考官们回答,我们只认身份证

  5月31日,作为二级建造师的考生,蒋文斌(化名)始终未能踏进考场大门。

  在成都市晋阳小学的考点门外,他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因为没带身份证,被阻考场门口后,他抱出护照、户口本、毕业证等一堆证件,极力向考官们证明“我就是我”。

  最终,他所有的证明失败了。开考后,其他考生已埋头答题,门口的蒋文斌只能悻悻而去。

  再等一年后,他还会参加考试,“我把自己忘了,也不会忘了带身份证”。

  亏大了

  准备了大半年 赶考却吃闭门羹

  5月31日上午7点半,离二级建造师开考还有一个半小时,蒋文斌早早的来到了考场——晋阳小学门外。这时,他万万没想到,他始终未能踏进这道大门。

  蒋文斌是内江人,2012年,就已通过二级建造师的考试。这次参考,他是想在原有“公路”专业的基础上,再增加一项“水利水电”。为此,他提前大半年准备,试图一举通过这次增项考试。“考试头一天晚上11点,我才赶到成都,看书到凌晨1点过。”蒋文斌说,没想到连考场的大门都没进得去。

  身份证,是让他“败兴”的终极原因。这次来成都,他并未携带身份证,而是带了他认为足以证明身份的一堆证件,有户口本、护照,还有三个毕业证。被挡在门外后,他从汽车后备箱上取出这一堆证件,抱着一本一本的交给考官,“这些难道还不能证明我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