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农委

  放生造成不可挽回后果

  可能要负刑事责任

  “在成都市天然河流中,经过审批后的放生是允许的、鼓励的,但自发的、无组织的放生是不被允许、提倡的。”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成都市农委农业综合执法总队养殖业(渔政)支队支队长曹成易。曹队长透露,并非所有放生都是允许的,“全市所有天然河流都需要经过审批,包括府南河在内,而龙泉湖水库属于人工湖,放生不需要审批。但放生不当容易破坏生物链,放生密度过大也可能会对物种造成破坏。”

  曹队长介绍,针对天然开放式河流的审批,审批内容主要是放生种类、个体大小、放生时间是否适宜等,“一般比较推荐放生物种为本土物种,包括花鲢、白鲢、黄辣丁等,一般反对放生的主要是外地物种,例如巴西龟、福寿螺、牛蛙、鳄龟等。”

  “(放生)造成严重后果的,将受到处罚;造成不可挽回后果的可能要负刑事责任。”曹队长说,目前为止成都很少接到来自市民的放生举报,“大家都以为放生是做善事,但事实上我们发现了肯定会制止。”

  短评

  科学放生

  才是善举

  放生值得表扬,但忽略其科学性,就是好心办坏事,积德不成成缺德。违反科学盲目地“放生”往往成为危害生态和人类的安全隐患,给公共安全和生态环境带来风险,甚至构成犯罪。

  放生不能任性,科学放生才是善举。建议有关部门制定相应的放生法规守则,并加强规范管理与监督,切实做到科学放生、合理合法放生,这样做既尊重了生命,又保护了自然,同时消除危害生态平衡和公众安全的隐患。(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