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1、2号墩间,37米高的作业台面,唐亚林发现今天的边拱肋拱架新增了6个“块”,这是白班工人忙碌一天的成果。没等唐亚林发话,工人们默契地两人一组爬到新增的钢架处,一人先行加固,另一个人再焊接钢架上下段的接缝、钢管与钢架间的连接处……时间在电焊明明灭灭的火光中流逝,5个小时后,他们将迎来黎明和开始吊装、拼装的白班工人。

  这样的“白+黑”自2014年初开工以来就是常态。早上7点,金沙江公铁两用桥工地已经渐渐开始热闹,戴着黄帽子、白帽子、红帽子的施工人员陆续进入作业面。工地上,“抓住黄金季节,掀起施工热潮”的赶工期标语随处可见。“安全绳一定要系好”“今天有两吨型钢进场,你这边要注意接收”……和往常一样,金沙江公铁两用桥工区总工程师岳万友开始早间巡查。“金沙江大桥是成贵铁路的控制性工程之一,工期进展直接关系到整条铁路线的通车。”一路走,一路聊,看得出来岳万友的压力不小,“我主要是对工区的关键工序质量控制进行巡查,现在是非汛期,正是施工的好时候,就得抓紧干。”

  金沙江是山区季节性河流,汛期和非汛期的水位涨落高差达十余米。在去年“起墩子”的时候,施工单位中铁大桥局成贵铁路五标项目部想了各种办法,增加设备、人员、优化工序、创新工艺,最终跑赢了汛期,赶在主汛期前完成了水中墩出水的节点目标。

  现在“抢”工期,也是为了给后续工程顺利推进争取时间。成贵铁路五标总工程师李艳哲说,金沙江大桥“铁路在上、公路在下”,高差有32米,施工的最高高度将达215米,相当于70多层的高楼,施工组织、建设难度会越来越大,“现在趁着汛期未至,能赶则赶。”

  成贵铁路上的另一座大桥——岷江菜坝特大桥也很拼。4月底,这个成贵铁路上的重点工程将成功合龙。为了抢时间,去年11月项目部专门派出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工程师到钢梁生产单位驻厂,守着钢梁杆件出厂。

  要精度

  大桥锚杆误差小于2毫米

  3月30日下午,天气阴沉,潮湿的江面飘起了小雨。“我们怕下雨。”岳万友解释,桥梁施工大多为高空作业,下雨就怕脚下打滑。也怕钢管生锈,影响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