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50多米高的作业高空。钢筋工刘汉光手提一桶黄油,系上安全绳,爬到2号墩的拱脚处。混凝土浇筑的拱脚已完工,呈45度角的切面上,一根根锚杆朝天露“头”,刘汉光前来是专程给它们做“保养”的。小心翼翼地踩在作业面上,他一边保持着身体平衡,一边用毛刷蘸黄油涂在锚杆的表面。142根锚杆,无一遗漏。

  142根锚杆分布在不到40平方米的不规则水泥面上,锚杆之间最近的距离不过10厘米。“不要小看这些锚杆,到时候大桥吊装都是靠它们来发挥连接作用。”岳万友介绍,金沙江特大桥的主跨长336米、几乎横跨金沙江,桥身为钢箱系杆拱桥,将像搭积木一样,一块一块拼接起来,其根部则固定在2号、3号墩隔江相对的4个拱脚上。

  怎么固定?钢箱上有142个孔,在吊装过程中,一次性精准插在拱脚的锚杆上,用螺栓拧紧。如此多数量的锚杆和孔洞要严丝合缝,精度误差不能超过2毫米。

  2毫米比一根头发丝粗不了多少,如何保证精准对接?“有多道工序,每道工序都要定位。”岳万友说,锚杆扎入拱脚深处,共经历了5道工序,每进行一道工序,都要用专用仪器对锚杆进行测量,最后才用混凝土浇筑。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在李艳哲看来,对这座长1800多米、高约200米的“庞然大物”而言,2毫米虽然微不足道,“但却事关大桥质量。”

  如此的“精耕细作”,并非个例。

  3月31日,即将进行挂篮浇筑的010号墩迎来了最严格的一次安全检查,岳万友率安质部、工程部、现场技术人员等,对挂篮的施工安全和1号块逐一进行检查。在一个连续钢构的截面前,检查组停下脚步,拿出施工图纸,比对钢筋、模板的结构尺寸、预应力管道安装是否符合标准、测量钢筋保护层是否达标。一个半小时后,安全检查才结束。

  类似的质量安全检查,项目部质量督查队每周一次,工区更是每两天一次。

  克难度

  为环保江心“植入”钢板围堰

  岷江菜坝特大桥下是湍急的岷江水,一根主墩稳稳站在江中,支撑着顶上的铁路线。大桥上,没有高高耸立的塔吊,只有两座架梁吊机挥动着铁臂。桥下的水上作业平台上,约60吨重、一根杆件的钢桁梁经由架梁吊机起吊、转动,安置在其应有的位置上,就好像把预拼好的一块小积木,插在大积木上。

  眼看着大桥一天天成形,世代居住在江边的村民吴一舟万分欢喜。但他也有个疑问:这个桥奇怪,架墩子的时候怎么旁边有一圈护栏拦着?“那个护栏,其实是钢板围堰,防止混凝土污染河水,影响到下游的珍稀鱼类。”听了记者的转述,现场技术员杨浩笑道。

  岷江水位变化高差大,下游又有珍稀鱼类,怎么施工主墩,五标项目部也费了不少心思。传统的施工是水下爆破、套箱围堰法浇筑混凝土承台,为了环保,他们创新性地采用静压植桩法,将钢板桩植入20多米深的江底、深入岩石层,形成围堰,用人工开挖,再在围堰里模板内浇筑混凝土,这样混凝土就不会飘到河里形成污染。为此,项目牺牲了半个月工期。

  其实,环保施工的问题,是两座桥面临的共性问题。“都是在长江的上游施工,又要考虑水的影响,更要考虑到对鱼类的影响。”李艳哲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