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法医鉴定,芦海清系头颈离断伤致死,全身50多处刀伤。

  3月28日,滕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事发15天后,芦海清的骨灰被家人带回白银老家。

  “不想活了,想自杀”

  四川师大心理危机干预小组的一位老师和剥洋葱说,事发前一天,即3月26日,滕刚找到一位学姐,告诉她:不想活了,想自杀。

  27日,滕刚在同学视野中消失。事后证明,他从超市买了一把菜刀。

  26日晚,芦海清给女友吴雨(化名)打了生前最后一通电话。

  电话中,他说与室友滕刚发生了争执。当天宿舍有人播放音乐,他跟着唱了两句,滕刚愤愤地说“唱什么唱,你唱的好听吗?”

  两人打了场架,芦海清头上肿起了包,嘴巴也伤了。他安慰女友,这不过是男生之间相处的一种方式,“打完架就已经好了。”

  “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说和别人发生了争执。”吴雨和剥洋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