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较于滕刚,芦海清的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好。

  两岁时,芦海清亲生父亲意外死亡,母亲改嫁。他由大伯一家抚养长大。农村之家,大伯供养着芦海清在内的兄妹3人,日子辛苦。芦海清喊大伯“爸爸”。

  第91名

  “我在4月15日晚上才知道这件事,一晚没睡。根本想不到是滕刚做出来的。”滕刚的好友张强(化名)和剥洋葱说。

  作为一名艺术特长生,他们曾经同在兰州一所音乐集训学校学习艺术专业课,又一同报了文化课补习班。

  在张强印象中,滕刚刻苦努力。有一次凌晨2点,所有学生都休息了,张强起床上厕所,他发现滕刚一个人在教室,借着手机的光进行专业视唱训练。

  张强常和滕刚开玩笑,“我觉得他性格很好,调侃他都不生气,那段时间备考,我们压力都很大,他一次也没有跟我们急过。”

  腼腆内向,是滕刚音乐集训学校老师对他的评价。“他跟旁边班的同学认识的不多,但自己班里的相处的都还可以。”班主任王青(化名)向剥洋葱介绍。

  “特别乖”,这句话,王青强调了4次。起初,他只是普通班里成绩一般的学生,但6、7个月的学习之后,他的专业成绩比同级精品班的学生还要高。“准备联考压力大,这孩子特别踏实懂事。”王青回忆,当滕刚学习压力大时,会找他出来聊聊天,缓解一下。

  “没见过他和同学打架或者起冲突。滕刚虽然家庭条件好,但是比农村来的孩子都努力,目标很清楚,就是要考上好的大学。”王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