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新潮的王克斌(右三)在教几个老年人使用电脑。观念新潮的王克斌(右三)在教几个老年人使用电脑。

  “希望更多人了解这种另类的殡葬方式”

  王克斌有一头银发,穿牛仔裤配黑皮鞋,上身是白色细条纹的衬衫。

  金属边框眼镜一边的镜片松了,他就用透明胶带粘在框架上。这与他身上端正、一丝不苟的气质不符,不过他不在乎,“自己觉得好就好了。”

  4月21日下午,在成都武侯区玉林街道黉门街社区,80岁的王克斌教几个老年人学电脑。果不其然,他又碰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把遗体捐出去,这不是让人家千刀万剐吗?”

  “千刀万剐”,这词听起来真吓人。时间回溯到4月4日,这天上午,王克斌填了一份自愿捐赠遗体登记表,几个小时以后,他的老伴、近80岁的谢祥实也填了一份。

  这意味着,两位老人去世后,他们的遗体可能会出现在医学院的解剖实验室内,供学生学习人体结构。又或者,他们的眼角膜等器官,将被捐赠给失明的人,让他们重见光明。

  这种举动让朋友、熟人很不理解,而王克斌却希望自己的行为,能让更多人了解和接受这样“另类”的殡葬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