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诚珍藏的鸟笼,已经被他养出了包浆。许多人想要高价买下他的鸟笼,老朱呵呵一笑,“这是非卖品。” 朱诚珍藏的鸟笼,已经被他养出了包浆。许多人想要高价买下他的鸟笼,老朱呵呵一笑,“这是非卖品。”
钳子、锉刀、尺子、打火机……鸟笼的制作工艺繁琐,光是工具就有10多种。 钳子、锉刀、尺子、打火机……鸟笼的制作工艺繁琐,光是工具就有10多种。

  25日中午,郫县古城镇指路村的一座农家小院内,静谧异常。刀具与竹子的摩擦声显得格外刺耳,在鸟笼匠人朱诚手中,随着锉刀飞扬,一条发黄的竹片,很快被刮得锃亮。

  朱诚对着竹片重重地哈了口气,用手抚摸一遍,满意地将它轻轻放下。起身,端起茶杯,这时,他一改严肃的表情,笑意在嘴角荡漾开来。

  这个鸟笼是春节前下的订单,6000元。因为对之前箍的大圈(底座)不满意,朱诚接连放弃了两个,“大圈就像鸟笼子的脸,接缝处有一丝痕迹,我都觉得对不起我30多年的手艺。”最贵卖3万

  编辑推荐:

  为幼稚园娃娃请求 成都地铁7号线缓工4天待鸟起飞

  以放生为名卖野生鸟 成都黄田坝鸟市被查

  广元现世界最神秘的鸟 被救四小时后死亡

  哄抬房价被严查 北京天价学区房统一跌价

  天价鱼虾后又现天价马 骑马1元按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