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员帮渐冻人王树良安装制氧机和呼吸机 护理员帮渐冻人王树良安装制氧机和呼吸机
 每天定时4次,护理人员为渐冻人王树良做理疗  每天定时4次,护理人员为渐冻人王树良做理疗

  他是 渐冻人

  2005年,王树良的右脚大拇指开始出现痉挛,渐渐地蔓延至膝盖、肩膀、胳膊……经诊断,他患上了渐冻症。

  他是 创业者

  面对巨大的经济压力,王树良申请注册了自己的玻璃饰材厂,请职业经理人帮助管理,而自己则专注于玻璃配方的改良思考。

  刚刚聊了15分钟,王树良就喊来妻子,帮他戴上呼吸机,接上制氧机。今年6月开始,蔓延的渐冻症让他难以离开呼吸机。“晚上睡觉都要戴着。”

  从原单位病退后,2003年前后王树良盯上了有色玻璃行业。刚刚钻研出配方不久,2005年,王树良的右脚大拇指开始出现痉挛,渐渐地病征蔓延至膝盖、肩膀、胳膊……经诊断,他患上了渐冻症。

  精神上的压力之外,当时一个护工每月1200元的费用也让王树良倍感压力,而此前为了摸索有色玻璃的配方,他已经四处举债。为了治病,他以一名渐冻症病人的身份,创办了一家有色玻璃厂。

  “如果没有这个病,工厂可能不会办得这么好。”王树良直言,经济压力促使他必须要把工厂办好。现在,他请了四个护工来照顾自己,虽然全身除了头部都不能动弹,但他还是管理着这家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