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72岁的杨素莲在家中自学数学题,晚上倩倩回家后,她要给孙女补课。 9月25日,72岁的杨素莲在家中自学数学题,晚上倩倩回家后,她要给孙女补课。
杨素莲在家中做倩倩拿回来的试卷。 杨素莲在家中做倩倩拿回来的试卷。

  华西都市报记者李智摄影报道

  面对吃饭忘付饭钱的健忘老人,餐馆老板表示出极大的友善与宽容面对一个无亲无故的弃婴,已是退休之年的老人为她治病并主动承担起抚养责任

  26日下午,天气晴朗,成都武侯祠附近一小区,72岁的杨素莲正在自学初中数学。

  同位角度数相等、内错角相加为180度,同旁内角又怎么算?“闹不太明白。”杨素莲皱了皱眉头,合上了孙女的数学试卷。

  “呲!”木椅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她挪动椅子起身去拿客厅书架上的资料,顺便取放大镜,“书上字太小看不清。”在起身瞬间,她又突然坐下,“一坐就是3个小时,关节有点痛。”她挽起裤脚,用布满皱纹的手慢慢揉着膝盖。

  从去年开始,“孙女”倩倩读初中,为了给倩倩补课,杨素莲也重新开始学习初中数学。在她们的户口本上,倩倩和户主杨素莲的关系写着两个字:代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