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说,税前月薪1万,实际到手只有7000多,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个月房贷2200元、请保姆3000元、孩子上幼儿园3300元、养车1000多元、伙食费1300元、交通费100多元、电话费100多元,还要给孩子买玩具买衣服,偶尔下个馆子见见朋友……“这还是只有一个孩子,如果生了二胎的,孩子的消费又要加倍。”在小林看来,这些都是没法避免的硬性开支,“孩子幼儿园的上下课时间,正好是我们的上下班时间,家里老人身体又不好,只能请保姆带孩子。”为了节约,小林说自己平时都只用最平价的护肤品,衣服也很少买,尽量不在外面吃。

  13万元的年收入,说少不少,但让小林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家里不能出一点问题,不然就会很麻烦。”她说,有段时间家里老人生病,每个月光药费开销就是3000多元,生活更是拮据不少。她自嘲:“有时候晚发工资就只有靠借贷软件存活。”

  小林表示,恰恰是像她这样收入的群体,在需要帮助时容易被忽视,“我们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只能靠工资。一旦遇到什么事,又够不上享受政府补助的标准,全部只能自己负担。”

  人物:顾远

  25岁市中心某企业职员年收入税前12万单身

  每月存钱不到2000元想买房压力不小

  25岁的顾远是外地小伙,来成都工作3年,年收入12万元左右,每个月税后到手7000元左右。仍然单身、尚未买房买车的他,不像已成家的小林每个月有那些大笔支出,日子相对过得比较宽裕。

  顾远现在租房住,每个月房租1200元,水电气网费200多元;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吃饭,伙食费1500元左右;平常出行多坐地铁,偶尔打车,每月交通支出三四百元;通讯费200元;加上偶尔在外聚会应酬、买点自己喜欢的电子设备,每个月能存下的钱不到2000元。“还好我不抽烟,这笔费用省下了。”他笑着说。

  虽然日常开销没什么压力,但顾远要考虑的事也不少。“今后要结婚生子,房子肯定要买的,现在周边的房价大部分都上一万一平米了,这笔开支,我也挺愁的。”孤身一人在成都闯荡的顾远说,家中经济条件不算好,他想不靠啃老,自己在成都买房安家,“按照现在的收入,想攒够首付不知道得多久,而且买房以后,每月的开销还要增加一笔房贷,压力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