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成都私立荫唐中学,为避日本飞机轰炸疏散到灌县(今都江堰市)青城山,继续招生办学。学生住宿在曲径通幽、古木环抱的青城山建福宫;上课在清溪绕墙,楠木森森的长生宫,学生每天往返两趟,步行十余里。当时有高中四个班,初中八个班,四百多人,加上教职工,每天要煮六七百斤米的饭。学校大食堂的大瓮子锅,高八十多厘米,直径一米多。

  都江堰文史资料记载了这个趣事:当时是1941年秋的一天,当班的胖厨师,光着膀子,奋力地用大铁铲搅动沸腾的米锅,以免粘锅,把大米饭煮焦。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吓得胖厨师一个趔趄,马上滑倒,栽进了沸腾的米锅。只听一阵惨叫,众厨师急奔锅前,将胖厨师从米锅中死死拖出,他早已烫得浑身垮皮,惨不忍睹。

  众人慌乱中找来一辆鸡公车,将烫伤者送往当地一位专治烫伤的太医家里。太医把手一伸说:这两年的规矩,先给钱,后医伤!众人问:好多钱?医生说:祖传秘方,千金难求,看在乡亲份上,我只收八百元!众人吼道:想钱想疯了,要发国难财嗦?医生说:嫌贵了?另请高明。

  众人无奈,急将烫伤者弄上滑竿,向灌县急奔。可怜烫伤者未到灌县,早已气绝身亡。

  胖厨师的亲朋家属百多人,到荫唐中学“打丧火”。他们说,厨师之死,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原来,那吓得厨师滑倒的一声巨响,是枪声。

  当时,荫唐中学军事教官正在搞军训,高中生一律穿整齐的麻制服,初中生一律穿整齐的童子军服,口令声声,走正步,喊一、二、三、四。操练之后,还要实弹射击。有个学生在实弹射击中,第一枪就脱了靶,子弹飞到厨房窗户,吓倒了胖厨师,倒进沸腾的米锅。“打丧火”的人们,把童子军军人打了,把军装撕了,把步枪砸了,把军旗烧了,把校长围了。校长久难脱身,拔出手枪,砰、砰、砰几枪,吓得众人脚杆打抖。校长跳上升旗台,大声说:“乡亲们,同胞们,现在是抗战时期,大家要精诚团结,内部不团结,如何一致对外?我校迁来青城山,招收部分农家子弟上学,每年才收三百元学费,校方要补贴一大半,也算优待乡亲了,望大家多加包涵!这次事故,我应负责,除向省政府请罪外,我私人出钱,为死者赔偿大米二十担,大洋一百元!我保证,今后搞军训,绝不在校园内搞实弹射击了,把实弹射击迁到荒野无人之处进行,以免再次误伤好人!”

  事后,“打丧火”的人们在学校吃了几天不要钱的饭,领了赔赏金,安葬了死者,才各自散去。杨继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