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公司取得采矿权,但手头资金紧张,秦某山、张某徽、蒋某其三人导演了一出“借钱生钱”的惊天骗局。

  张某徽负责基金产品的设计、策划、包装,蒋某其负责基金产品的销售,募集的资金由秦某山负责支配。一年多时间,三人吸收公众存款6.39亿元。

  更令人惊愕的是,蒋某其还打通成都一家银行管理层关系,在该银行开设了20多个网点,50多个工作人员帮其销售没有任何担保的基金。

  在长达57页的判决书上,详细记录了三人从设计产品、打通银行管理层、吸收公众存款超过6亿,到最后因资金链断裂全面坍塌的全过程。

  指控

  三男子布惊天骗局涉案6.7亿元

  10月28日,在开庭审理近一年后,华融川镁矿业基金理财案等来了判决结果。这宗涉案金额达6.7亿元,受害人达200余人的案件曾在全国引起轰动。

  去年11月24日,该案在成都锦江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成都锦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2011年9月,被告人秦某山因取得内蒙古一家金矿的采矿权,但资金紧张,出于融资需要,在和张某徽商议后,决定开设公司来向社会募集资金。

  紧接着,秦某山和张某徽注册成立了深圳市昕正华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昕正华宇公司”),由张某徽出任法人代表;2011年11月,蒋某其在成都注册了昕正华宇公司成都分公司(以下简称“昕正华宇成都公司”)。随后,三人通过招聘雇佣员工,开始陆续发行“华融昕正矿业基金1、2期”,“华融川镁矿业基金1、2期”、“衡纬富强矿业投资基金1期”等基金理财产品,投资人以入股合伙的方式投资目标公司股权,一年后期满溢价18.45%,投资人股权及溢价由秦某山控制的另一公司负责回购。

  在整个过程中,张某徽负责基金产品的设计、策划、包装,蒋某其负责基金产品的销售,募集的资金由秦某山负责支配。此外,蒋某其联系了某银行成都滨江支行管理层,将这些投资基金产品,以高息理财产品的面目,通过该行客户经理在滨江支行的各个网点进行销售。经查,上述基金累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6.7亿元(法院最终认定6.39亿),到期后,由于无法兑付,共有4亿元无法收回。

  案发后,秦某山等3人被警方逮捕,涉案银行滨江支行的数名管理人员也先后被逮捕并另案审理。

  推荐阅读:

  四川广元民营医院开鸳鸯处方 骗700余万医保基金

  南充霸道总裁骗取女大学生校园贷 7人被骗50多万

  成都离职幼师伪造公章收入园费 骗取44000元

  一个电话牵出资阳骗保团伙 60多人骗取400万元

  四川广元两医院骗取医保金393万余元 5人被公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