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垮雄飞中心商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太升路区域拥有较大的人流量,但租金、人员成本和损耗成本等支出负担也很大,收支在短时间内很难平衡,尚无法培养出足够的稳定消费群体就无法继续支撑下去了。另一方面,儿童业态由于其特殊性,对安全、卫生和体验性要求都非常高,初期的场地和设备投入对资金造成的压力都比较大,设备折旧也会产生大量费用,对经营者经营能力和资金实力都有着严格的要求。

  此外,在距离雄飞中心周边开业的多个大型综合体,涵盖了潮流品牌同时搭配影院、书店等多类体验化业态以及酒店。不得不让人想到这或是压垮雄飞中心商场的最后一根稻草。记者询问一楼的租户,该女士表示,“我们士林奶茶是2016年4月份入驻雄飞中心的,当时百货已经关门了,只有二楼还在做最后的清仓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