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这个题目我特别感兴趣。”昨日,说到西部的留守儿童教育问题,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原副部长、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原主任李卫红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她很欣赏成都在这方面的做法,并表示要向成都的一些老师表示敬意和感谢,“留守儿童是现阶段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这些儿童更值得我们关切,更值得我们去解决他们所存在的问题。”

  “向成都的这些老师致敬感谢”

  李卫红说,她去年曾到成都观察调研留守儿童教育,发现成都有很多好的做法。

  比如,有些学校对留守儿童采取了一些特殊办法,专门安排一些班主任、辅导员,代替家长行使监护责任。还有学校组织了帮扶小组,因为孩子们往往是性格比较孤僻,不愿意多接触同学,学校里有一些课外活动小组,就让他们多参加。还有学校的留守儿童容易扎堆,学校会安排专门的辅导员,引导他们心理的健康成长,跟他们打成一片,发现他们的兴趣爱好。

  “我在调研中发现,有些老师还会经常建立跟家长的沟通,非常负责任,他们跟孩子父母打电话直言不讳,说‘你们做父母的不应该这样,有一个礼拜不给孩子打电话,孩子这几天心里头很郁闷’。”

  她认为,这些老师极负责任,因为教育是大爱,对每个学生负责,特别是对一些弱势的群体极为负责,学校可以发挥作用。“这些学校的做法都很好,我长期从事教育工作,我要向成都的这些老师表示敬意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