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事以大熊猫为代表的濒危野生动物保护工作20余年,今年1月1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施行,我感到特别高兴,因为这里面有我的一份努力和奉献。

  立法工作的专业性很强,而作为一名长期从事濒危野生动物保护研究的专业技术人员,我完全没有立法工作的相关基础。为此,针对每一项需提交的议案,我都当成一个课题来研究。利用全国人大网上的图书资源、科技资料,我广泛查询相关资料、报告,吸纳现有研究结果并融入个人思考,提出个人见解。在准备“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订议案中,我花了近一个月查阅了60余篇相关研究文献和报道,最后完成包括案由、案据、建议与法律草案文本在内的61页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议案材料。

  推动修法需钉子精神,持之以恒地努力方可取得成效。对于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议案,我在担任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期间就已提出,连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后,又提出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议案,推动了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被正式纳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的立法规划。在全国人大法工委组织的立法座谈会上,我作为两名受邀代表之一参与座谈会发言,表达了对修订草案的意见,并提交了书面意见和建议。

  (川报集团特派记者 刘佳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