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成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底蕴深厚,历史悠久。这些非遗项目是城市文明的DNA,是城市历史的见证。今年6月10日成都又将迎来第六届国际非遗节,本报成都绘版从今天开始,推出“看成都非遗·品成都历史”系列之“成都漆器”篇,成都漆器和成都漆艺的价值无论怎样强调都不过分。成都绘版通过6期的内容,分别从出土文物和精湛工艺,再到国家级传承人宋西平、尹利萍的介绍,全面生动具体展现成都漆器的形态和价值。

  作为中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成都漆器流光溢彩。成都漆器的发展史可以说是整个中国漆器发展史的缩影。由于四川盛产生产漆器的主要原料——漆和朱砂,所以成都成为了中国早期的漆艺中心。经过战国至秦的发展,到了汉代,成都漆器迎来了爆发式发展,成都也因此被誉为“中国漆艺之都”。扬雄的《蜀都赋》中“雕鐫扣器,百伎千工”就描绘了汉代蜀地工匠制作漆器的盛况。

  千年不腐的神秘漆器不仅具有非常强的装饰性,更成为了城市历史的最好见证。金沙遗址出土的漆器残片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成都漆器,至今仍然纹饰斑斓、色泽艳丽,从其工艺可看出3000多年前的蜀人就已有人为的装饰工艺和审美在其中了。2000年7月,成都文物考古工作队在成都商业街发现一座大型战国船棺合葬墓,出土的最有特色的器物便是漆器。种类包括日常生活用品中的梳子、耳杯、几案等,还有瑟、编钟基座和放置物品的器座,这些漆器均为木胎漆器,底子是黑色的,上面加绘鲜亮的红彩。每一件漆器都是色彩亮丽、纹饰斑斓的绝世珍品。其纹饰变化多端,内容活泼丰富,包括龙纹、变形鸟纹、卷云纹等。商业街船棺漆器装饰以蟠螭纹为主,尤以单线勾填的形式较多,完全模仿了青铜器上的纹饰,其风格与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的蟠螭纹最为接近。

  从制作技术和纹饰风格来看,这些漆器应当早于湖北江陵一带所出战国中期及晚期的楚国漆器,与湖北当阳所出春秋晚期漆器颇为类似。此外,许多漆器上出现的画在方格之内的龙纹,又与中原地区所出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错嵌红铜的铜器上的龙纹非常接近。这一方面表明,这是蜀文化与中原文化交流的结果,另一方面也表明,这批漆器的制作年代不会晚于战国初期。成都商业街船棺遗址被评为“200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并成为国务院公布的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