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经寺里正在治理白蚁的唐代银杏石经寺里正在治理白蚁的唐代银杏

  龙泉驿区石经寺内的一株植于唐代贞观年间的银杏树被白蚁蛀蚀了,白蚁最高爬到了18米的树干啃食。龙泉驿区白蚁防治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喷了3个小时的药,接下来还要填充树心,并安装“监控”监测白蚁活动。

  石经寺大雄宝殿旁有两株千年银杏,均植于唐代贞观年间,距今1300年以上,是国家一级古树。300年以上的树木,茶店镇有31棵,镇林业站的森林防护队每天都会巡查。4月的一天,防护队队长赖正奎巡经石经寺里的这株银杏树旁边。“当时树洞这儿有一块板状木块。”那天他注意到,木块上有木渣掉落,跟平时不大一样,怀疑树长了虫,他和同事就掰开木块。

  “打开后,看到里头的情景,头皮发麻。”赖正奎说,树洞里面有很多白色的蚂蚁在爬动,树心的表面也呈现沟壑状。发现白蚁后,林业站向龙泉驿区白蚁防治管理中心“求援”。

  “树心——树的木质部被白蚁蛀蚀得很严重了。”龙泉驿区白蚁防治管理中心主任胡兴勇说,经现场检查,发现白蚁啃食痕迹的最高处到了18米高的树上。治蚁前,森林防护队先清理了树洞内被蛀蚀的树心,“一抓就成粉末,装了七八筐”。

  “木质部主要是承重的。”胡主任介绍,施药前他们建议林业站工作人员搭起了框架,防止树倒,也便于人员到上面作业。

  龙泉驿区白蚁防治管理中心此前主要从事房屋白蚁防治,古树的防治还是第一次。“树木吸收药物需要时间,用工程车的话药物来不及吸收就要流下去。”工作人员只能用高压喷壶,慢慢地喷,以期药物尽量浸透,“上午9点开始作业,到中午12点才弄完。”用完药后,工作人员用彩布将树包裹住,“最近雨水多,免得药被冲刷了。”

  最近一段时间,林业站正在联系购买有机填充物,把被蛀蚀的树心填充起。胡兴勇说,同时他们也在观察施药后的结果。消除古树的白蚁后,还要做好白蚁的预防工作。下一步会在树周围埋设白蚁监测控制装置。发现有白蚁啃食的痕迹后,工作人员就会朝装置内施药,消灭附近出现的白蚁。

  成都商报记者 彭亮 摄影记者 王红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