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前,成都90后女主播小薇(化名)跟上海一家文化公司签了两年的合同,不过,两个月后,嫌待遇低的小薇便向公司提出辞职。对此,公司认为小薇单方面解除合同,依据合同向她索赔50万元的违约金。

  是家里的”顶梁柱“

  小薇家在青白江区农村,2014年中专毕业后,她先自己开网店,后又去西安朋友开的西餐厅帮忙,去年回到成都,在家搞起了直播。

  “我真的很喜欢唱歌,自己捣鼓各种乐器,直播可以一边玩儿一边赚钱,挺好的。”对于24岁的小薇来说,直播的兴起,无疑为她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我有1万多粉丝,每场直播平均在线一两千人,每月收入三四千元,最多时甚至破万元。”

  今年3月,一位直播同行介绍小薇去上海签约。“当时对方说只要成为这家公司旗下的主播,公司将对主播进行一系列培训、包装和宣传,打造明星主播。”小薇说,尽管家人朋友都不支持她去上海,她还是决定去试一试。“我想挣更多的钱。”小薇并不避讳自己的真实想法。据小薇介绍,几年前,爸爸离家后就常年不归;妈妈又身患癌症,需要大笔钱治病,家里还有个8岁妹妹要读书,“我是家里的顶梁柱啊。”

  没仔细看合同条款

  3月20日,在青白江的家中,小薇正式使用公司给她注册的账号在新平台进行直播。“4月10日发3月的收入,领了1739元。”小薇对此收入还蛮满意。4月下旬,公司又给了她一个账号,在另外一个新平台上直播。

  五一节刚过,公司催促小薇去上海补签合同。小薇说,当时有来自全国各地的5名主播到了上海,公司给她们举行了有导演参加的欢迎晚宴。5月4日晚,小薇等人与该公司签订了《本主播合同》及《保密协议》。“当时很晚了,公司一直催促大家签合同。”小薇等人回忆说,她们只在第一页签了个人信息、第二页填了合同时间(2017年3月20日至2019年3月20日),最后一页写下名字,按下手印,其他几页内容根本没有细看,自己手里也没有合同。

  5月10日再次发工资,小薇只领到了646元。“并没有对主播进行培训、包装和宣传,这待遇也太低了,都不能养活我自己。”5月13日,小薇在网上向公司相关负责人抱怨,并提出了想辞职的想法,但双方未达成一致。

  延伸阅读:

  两个月挣2385元 成都女主播辞职被索赔50万违约金

  为打赏女主播 自贡男子冒充高富帅诈骗女友66万元 

  为女主播刷礼物花万元被分手 川男将其劫持驱车逃亡

  男子劫持女主播从成都驾车狂奔至松潘 因对方想分手

  为打赏女主播虚构项目 乐至干部诈骗38.7万元获刑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