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节奏这么快,加班都加不赢,哪儿有时间下楼吃碗面嘛!

  外面天气那么热,晒都要晒昏了,哪儿有勇气出去吃顿饭嘛!

  还有,还有!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盼到个周末,哪个不想躺在床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追个剧听个歌?

  不用想“今天吃啥子喃”这个世界难题,不用去菜市场讲价买菜,不用在厨房里挥汗如雨,最棒的是吃完了还不用洗碗,外卖袋提出门一甩……这一切,只需要划划手机这么简单。

  足不出户就能吃到方圆十几公里内美味的、热气腾腾的饭菜,懒惰,帮我养成了一个新的生活习惯——喊外卖。

  新潮奶奶 遥控孙女为她点单

  王奶奶今年86岁,是个普通的成都老太太。

  王奶奶在厨房熟练操劳了一辈子,但近几年随着年纪增长,渐渐力不从心起来:不仅手脚不利索,忘性也越来越大。

  她先是在几年前热油忘了关火把厨房点燃了,幸好那天她唯一的孙女在家,及时把火扑灭了没出大事——但这位少女的腿在救火中被烧成了二度烧伤,嗯,双腿很像两根酥皮锅盔,不得不在家卧床休养了两个月。再到近两年,每年冬天,王奶奶都因为做饭时不小心挨到热锅,烫爆了几件崭新的优衣库高级轻型羽绒服的袖口。说到这件事,王奶奶还咨询了院坝头精编裤脚的“野生裁缝”,裁缝否决了王奶奶剪掉烫坏的袖口,把羽绒服改成羽绒背心的提议。好几大百就这样化为乌有,王奶奶很是怄了一段时间的气。

  于是从今年开始,王奶奶被剥夺了进厨房的权利。

  不进就不进,吃现成的哪个不安逸?王奶奶可是很想得通。但是刚刚忘了说,王奶奶是个香香嘴儿。年纪稍轻的时候牙还咬得动,王奶奶想吃啥就买啥,买菜从来不问价。现在牙齿不行了,娃娃些给她弄的耙耙饭,都是千篇一律越吃越是没盐没味。王奶奶不干了,王奶奶要吃香的!

  但王奶奶自从不弄饭了,连菜市场也懒得去了嘛,只有给心爱的小花猫割牛腰柳,王奶奶才会亲自跑一趟。咋个解决王奶奶的吃饭问题喃?幸好哦,在这个出门有手机就不怕没现金的时代,手机拯救了无数饥饿的灵魂,也拯救了王奶奶。大家还记得前面那个救火的孙女不?她终于再次派上了用场,拿出手机,点开了外卖APP。

  王奶奶,作为一个早就熟练掌握指挥孙女网购纸米油盐的老太太,马上就欣然接受了外卖APP这种新方式。听到孙女给她念附近的美食,在云南生活过10年的王奶奶很快表示,她要吃米线。

  于是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日子,每天都有外卖小哥端着米线来敲门。今天鸡丝米线,明天三鲜米线,不管孙女人在哪儿,王奶奶一个电话后再等半个钟头,就能吃到香香的米线啦。王奶奶很满意,给了外卖APP高度的肯定。

  王奶奶今年86岁啦,但仍是个新潮的酷老太太。而我,就是她那个双腿烧烂(嗨呀,幸好没留疤哦!)、被她遥控的乖孙女。

  (一个救火少女)

  隔着栅栏递外卖,特别像在发牢饭

  自从入夏,中午去附近的餐馆吃一顿就像洗了一次澡后,我和小伙伴就再也没下过馆子。这两个月以来,我们全靠外卖养活。每到中午11点30,我就会准时拿出手机,问大家今天又想吃点啥好吃的?

  点餐很好办。打开外卖APP,基本都是在常吃的那几家中做选择。手机传递一圈,每人勾上自己要吃的,等到都选好了把手机传回来,基本只要10分钟。

  只有等待是最烦的,尤其是特别饿的时候,要时不时地看看外卖小哥离我还有多远!3.2公里、1.6公里……900米、456米、321米……到了!

  外卖小哥一来,每个小伙伴都恨不得自己冲下去拿。对于午饭,我们都是迫不及待的。楼下呢?每到中午12点30左右,外卖小哥的电瓶车在大厦外一字排开,整个大楼的男男女女都到这儿来取饭。为了少走路,取餐小妹和外卖小哥心照不宣地隔着栅栏传递着外卖——特别像在发牢饭。

  提着外卖一路上楼,进了电梯,味儿最大的就是炸鸡和泡菜,炸鸡带着油香,泡菜如果是酸萝卜就尴尬了,酸臭。

  有一家米线,我们基本上一周要点三次。并不是因为它的米线有多好吃,口感有多惊艳,只是因为它有油炸卤豆腐,我们简直是盯着油炸卤豆腐吃。

  每块卤豆腐大概有掌心一般大,泡在羊肉米线的汤里,老豆腐像海绵一样吸满了汤汁,一口下去,汤汁在嘴里四射。天热吃米线更热,但配着洗澡泡菜的白菜丝丝很开胃,哪怕出一身汗也爽。

  这家米线店也是奇葩,卤豆腐这么好吃每天也不多做点。如果卖完了,我们就会放弃点这家米线。

  其实点外卖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大家最八卦的时光,挤在会议桌上八一八昨晚看的网剧,吐一吐明星的黑料,有这些料下饭,超级香。(土豆儿)

  我们点外卖的也是有鄙视链的

  其实我对吃很有要求,色香味必须满足其一。无奈的是,外卖几乎都完美地绕开我的需求。我点了几年外卖,拉黑了附近几十家铺子。可是我又很懒,又单身,实在没有力气和动力出门去吃。没办法,我只能另辟蹊径的点外卖来自己做。

  是的,你没听错,点外卖来自己做。这里的外卖不是已经烹饪好,放在纸盒子里,黑黢黢、冷飕飕的食物,而是——新鲜的蔬菜瓜果和红白相间的肉食,是未熟的。

  我确实懒惰,我买的蔬菜都是切好、洗净的,肉食和海鲜也是打整归一、整整齐齐的。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连配料也是给我搭配好了的,一个小盒子里装着三颗蒜,五颗干辣椒,一小撮冰糖,非常的完美。

  而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翻炒。

  点燃火,倒上油,就把点来的一堆扔下锅了,没有任何的技术含量,只需要控制好盐味就对了。

  不过你还别说,虽然自己累得满头是汗,而且还伴随着要洗碗涮锅,但是味道确实是好吃了不少。色香味俱全不敢说,但是至少是热的,新鲜的,吃起来没有负担。

  心情好的时候,还可以把自己翻炒的外卖拍张照片发个朋友圈,迎来几十个人的点赞,心里美滋滋的。

  其实我用这种操作已经有很久了,清蒸的、红烧的、卤煮的、爆炒的,我都尝试过了,学过攻略,也创新过,说起来也算是做了不少了,但实话实说,我的厨艺没有任何提升。反而是我的金钱消耗了不少,你想想,四条鲜活的耗儿鱼我花了六十块,别人一大锅烧好的耗儿鱼才五十八,还送玉米饭和海带汤。

  我真的是太亏了。

  但是反过来想,吃外卖也有鄙视链的。像我这种体面的,付出劳动的外卖绝对是上层享受,而且每次吃起来的时候,都有种美好的错觉萦绕,这不是外卖,这就是本五星大厨做的,谢谢。(墩子工)

  微博@小艾:某次团队加班,期间喊了一个外卖,好不容易送到,竟然一份餐具都没放!搞得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下手……

  知乎@少昊:说个高中时候的事。我们学校是住宿学校,不准我们在外面瞎买吃的,但不禁止家长送饭。所以每次都是电话点餐、支付宝付款,外卖小哥把饭送到校门口,我们十分套路的喊声叔叔或者爸爸接过外卖……从来没有翻过车。直到有一天,那家店的生意出奇的好,外卖小哥当着门卫的面尴尬地送了一份又一份,那一声声亲切的呼唤,让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门卫无可奈何,最后大叔还是出手了,问:“你家里二十多个孩子在这儿上学啊?!”

  知乎@一点都不腻:有天在爷爷奶奶家,赖在床上点了杯奶茶外卖。不多久,有人敲门,奶奶开的门。我在房间里模糊听到她特别惊喜地拉着人家唠嗑,问对方是不是我同学,是不是我朋友,还让他进来坐一坐喝口茶……然后喊我说我朋友来了让我快起床。我一开始还想到底是谁?到了门口一看,是外卖……后来解释了很久才让我奶奶明白,外卖小哥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微博@韦一笑:小区不让外卖进,得自己到大门口取。周末蓬头垢面的窝在家,点完外卖特意洗了把脸,梳好了头,收拾妥当,就等外卖小哥召唤了!谁知道对方完全不领情:给你放大门口了,我还有好几单等着送,没工夫等你……然后我就在人进人出的小区大门的门禁旁,从地上捡起了我的外卖!

  知乎@许己:我家住22楼。有一回外卖送到了,外卖小哥打电话跟我商量:“美女,你能下来取吗?你家电梯坏了。”我当时脑海里闪现了很多解决方法,最后还是外卖小哥体恤我,主动提出:“我上去,你下来,几楼遇上算几楼。”我怕人家小哥吃亏,还特地说明:“别,我动作肯定没你快,你在11楼等我。”最后,等我换好衣服和鞋子,一打开家门,外卖小哥已经到了22楼,气喘吁吁……

  知乎@曹小溪:有天特别冷,晚上窝在家里点外卖,没留意送餐地址错选成了公司。发现的时候,外卖小哥已经快送到公司门口了……火急火燎地打小哥手机,我:“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地址填错了,我人已经回家了,要不外卖就送给你吃吧。”没想到10分钟后,支付宝收到一笔陌生人的汇款,留言写着:“我是外卖小哥,我吃了,钱补给你。”

  知乎@墨脱要开:我们学校有个传统,就是取外卖的时候为了避免下楼拿,从二楼上至六楼,都会在阳台拿一个绳子吊着个袋子或者桶,把外卖吊上来。因为方便,每个寝室里都有这么一个外卖桶。来送外卖的小哥都会在送到的时候问你一句:是吊上去还是下楼拿?

  微博@张啊张阿张张张:特奇葩一件事,我点的餐一直没送到,就打电话去店铺咨询。原来是餐厅老板和送餐骑手吵起来了,最奇葩的是老板特平静地跟我说:然后我就打了骑手……他俩现在在报警处理这件事,所以谁都不能把我的饭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