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钰煌照顾妈妈吃饭付钰煌照顾妈妈吃饭

  教母亲洗脸、吃饭、上厕所

  付钰煌,34岁,父亲好赌,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1996年,该上初中了,母亲花光积蓄给她换了一所更好的学校。为此,父亲吵着要离婚,但母亲坚持把她送进好学校读书。2006年,付钰煌大学毕业,去了深圳工作。

  母女情深。患病后母亲智力相当于1岁小孩,付钰煌不仅请了保姆,还手把手教母亲刷牙、洗脸、吃饭……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马鞍东路11号,付钰煌正在照顾母亲吃午饭,教母亲把勺子夹在手上,但母亲一片茫然,她便一次次示范……“吃一碗饭要半个小时,我看着都着急。”一旁的保姆李阿姨说。

  母亲生病后,付钰煌已记不清换了多少保姆。“不是我们挑保姆,而是保姆挑我们。”付钰煌说,为了尽量少给保姆添麻烦,母亲上厕所方便都是她自己教。经过摸索,她找到了母亲大便的规律,3天一次。方便时,母亲挣扎要起身,需轻拍安慰,反复几次,母亲才能成功上厕所。

  陪母亲跳舞 安抚母亲情绪

  付钰煌说,母亲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跳舞,不管在任何场合,只要音乐响起,母亲就跟着节奏跳起来。8月30日,她带着母亲去成都第四人民医院检查。医院长廊幽暗逼仄,母亲挣扎着要起身外出,她轻拍安慰母亲道,不怕,不怕,看了病就好了。母亲不依,嘴里喊着“走、走”。她拉起母亲的手说:妈妈,我们来跳舞嘛。前一步、退一步,摇摆、转圈,起舞的母亲情绪渐渐缓和下来。

  “这些舞蹈步伐,她小时候教过我,我从没学会,即便是现在,她跳得依然比我好。”付钰煌说,她经常带母亲去附近广场跳舞。后来,她还找了一个平均年龄75岁的高龄舞队带着母亲一起跳广场舞。

  为母亲申请照护险

  从去年开始,母亲变乖了,不再对抗保姆,妄想、焦躁和固执几乎都消失了。“和前几年相比,她确实更好带了。”付钰煌说,可她仍止不住焦虑和恐惧。8月30日的检查结果显示,母亲各项指标和上个月相比没有太大变化,只是“QTC间期延长”,这意味猝死几率增加。“老年痴呆患者,平均寿命只有8年。”今年7月1日起,成都试点长期照护险,在成都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持续6个月以上且参加城镇职工医保的长期重度失能人员可以申请照护险,通过后每月可享1000元至1700元的赔付支持。

  8月,付钰煌递交了申请,初审评定母亲失能等级为轻度,不在赔付范围。“从评审的问答来看,所有问题以瘫痪病人为标准模板进行。”付钰煌说,这对老年痴呆症患者有失公平,于是她递交了复审申请,要求专业机构参与。9月初,进行了第二次复审,如今她还在等待结果。“我只想让社会对这个群体多一点理解,多一点支持。”付钰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