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付钰煌带着母亲在家附近的空地跳舞昨晚,付钰煌带着母亲在家附近的空地跳舞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64岁的周作君挣扎着要回去。女儿付钰煌拉住她:“妈妈,我们来跳舞嘛。”

  得了老年痴呆症后,周作君几乎忘记了一切,除了跳舞。只要音乐一响起,年轻时学过舞蹈的她就会条件反射地跳一段。20多分钟后,女儿付钰煌成功“忽悠”她看了病…… 4年前,付钰煌和丈夫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回到成都照顾母亲,从照料她吃饭穿衣洗澡到陪她说话跳舞……“以前我是她的娃,现在她是我的娃。”她说。

  成都商报记者 钟美兰

  摄影记者 刘海韵

  母亲患病 她辞职回蓉照顾

  几年前,母亲周作君开始频频向付钰煌要钱。从2008年到2012年,付钰煌前后给了母亲10万元。2012年,母亲又说没钱了,她给母亲办了一张卡,存了3万元。之后回到深圳,她接到姑姑的电话:“你妈人可能不对了。”

  原来,姑姑向母亲借钱,母亲给了后,又频频给姑姑拿钱。姑姑不解:“为啥又给我钱。”母亲说:“你不是找我借钱吗?”

  姑姑觉得情况不对,就给她打了电话。后来,母亲被诊断为老年痴呆症,她还得知母亲把银行卡、身份证和社保卡都送了人。2013年3月,付钰煌向公司提出辞职,准备回成都照顾母亲。 领导说,不要着急,等两个月给你在成都分公司协调一个岗位。但她说,等不及了。“我不能想象,患病的母亲没了我怎么办?”

  已是高级工程师的丈夫也在她的要求下调回成都,从零开始。“在这件事上,我觉得亏欠了他。”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