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王芳80年代开始在市中心做小生意,到现在不仅在市区有了房子,还有了将近六十万的存款。眼看着总算是晚年无忧,现在却只能租住在一个每月180元的农村出租房里。而在她看来,一场恋爱导致了眼下这种处境。

  “什么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肉麻情话,显赫的身份,六年前让王芳有些心动。茶馆里认识之后,就有人为两人牵线搭桥。很快单身的双方就确定了关系,让王芳和两个儿子意想不到的是,幸福没有来敲门,接踵而至的却是一场场噩梦。

  “前前后后给了他一百万”王芳口中的男友名叫陈某辉,家住曹家巷。之所以能让王芳心甘情愿一次次给钱,主要是号称要给王芳买房,自己资金周转需要时间,让其先垫付。之后三百五百的不断要钱,让王芳觉得有些不对劲。

  电话十有八九都打不通,王芳几乎到了身无分文的地步,陈某辉的住处王芳根本没有去过,而其身份证复印件显示的地址也已经拆迁。王芳称每次拿钱都是自己取现金转交给对方,两份承诺书也仅仅是承诺陈某辉愿意承担一定期限的贷款利息。要说诈骗证据不足,警方也并没有立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