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吴梦琳 文铭权 文/图

  “雅者,正也。”从古至今,“登大雅之堂”一词,广为流传,世人皆知。被大家所熟知的是成都杜甫草堂中的“大雅堂”,但实际上,此词的源起,是位于眉山市丹棱县的大雅堂。

  10月11日,《千古一梦大雅堂》一书首发式暨读书分享会在大雅堂举行,追溯这座传奇大雅堂近千年来的前世今生。

  “雅”,源于《诗经》,历来为文人墨客所推崇。北宋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丹棱名士杨素,将其财产田地捐献,在丹棱城南建诗书堂,用以珍藏黄庭坚手书的杜甫两川夔峡诗碑300余方,由黄庭坚为之亲手书写匾额并命名为“大雅堂”,并创作《大雅堂记》以记载之。

  大雅堂不仅集杜甫诗之“雅”、黄庭坚书法之“意”、杨素捐资修建之“义”于一堂,更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中一个重要的精神象征,自此“大雅之堂”一词开始广为流传。

  由于历史原因,在近千年岁月中,大雅堂屡建屡毁、屡毁屡建,2014年,在丹棱县强力推进下,大雅堂再次重建落成,大气磅礴又古朴厚重。落成后,著名作家、书法家马识途等,都亲自登上大雅堂,并为之题词。在大雅精神的感召下,丹棱县先后涌现出了著名史学家李焘等“七李”和著名教育家彭端淑等“三彭”,这也也被“收录”进大雅堂之中。

  《千古一梦大雅堂》由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伍松乔创作,是一部非虚构纪实作品。

  伍松乔长期关注大雅堂史事,多年来一直在搜寻文献、考察田野、探访民间。据了解,此书的创作历经了两年钩沉、爬梳、拼图,采用非虚构、研究型、考察型方式,以翔实的描述、确切的解读,围绕大雅堂来龙去脉,通过对既有文献、资料的梳理、研究、发现,对历史遗存、民间传说与当下状态的考察、考辩、描述、解读,书中追溯了大雅堂从酝酿、问世、屡毁屡建,直至2014年再建的前世今生,也深入再现三位唐宋主角杜甫、黄庭坚、杨素的其人其事,解构大雅精神的文化内涵。“第一次全方位呈现出千年风云壮阔的大雅堂长卷,第一次多侧面破解了充满神秘与传奇的大雅堂之谜。”

  首发仪式上,来自全省的文化学者、作家等汇聚一堂,再论大雅文化对于当今的时代意义。“大雅堂堪称中国历史上知名度最高的建筑之一,又是非物质意义上的一座中华文化标杆。尽管九百多年屡毁屡建,但生生不息,即使在‘不存在’的岁月里,也从来屹立人心,不曾消失。”伍松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