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一年前,28岁的王鹏还在成都经营着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如今,他却因陷入一个名为“天游娱乐”的网络博彩平台,一年内输光了300多万元,身负25万元债务。一年的赌博,远远不只是对王鹏的危害。

  近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假扮赌徒进入该网络博彩平台,发现这个服务器位于境外的网络博彩平台,采取类似于传销的模式,发展各级下线进行赌博,代理人从中获利,而所有用于汇款的账户都是黑户。参与过打击网络赌博的公安人士称,由于参与人员分散,取证难度大,网络赌博案件往往难以侦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