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考作弊使用的耳塞 图据网络(图文无关)▲驾考作弊使用的耳塞 图据网络(图文无关)

  他被民警带走,是因为一个细小的动作。

  张洪戴着耳塞,衣领里藏着通话器,把题目念出声来。通话器另一端,吴燕听到题目后,做题并报回答案。为了遮住无线通话器,张洪频繁拽着衣领说话,引起考官注意。

  10月12日,彭州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组织考试作弊案件,判处组织考试作弊者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据悉,这是刑法修正案(九)将“组织考试作弊”行为正式入刑后,彭州市人民法院判决的首起该类案件。

  作弊

  考场内念题目 考场外传答案

  2016年,为了顺利拿到驾照,张洪于当年4月向教练交了1万元学费,而同期该驾校其他教练收取的学费仅为4500元。随后,一位自称吴燕的女子打来电话,告诉张洪她可以帮他“软过”,意思是采取作弊手段通过科目四考试。

  2016年8月8日早上9点左右,吴燕和张洪在彭州市军乐镇驾驶人考试考场附近的出租屋碰面了。

  据张洪回忆,吴燕打开笔记本电脑向张洪讲述如何使用该套设备,随后用镊子将一个肉色无线耳塞小心翼翼放进他右耳里。

  吴燕递给他一部黑色老式诺基亚手机,让他放在右边裤兜里,并让他穿上一件蓝色有领的牛仔短袖衬衣,用于遮住黑色无线通话器。“装备”好以后,他们还进行了一次调试,确保通信正常。

  当天,张洪进入考场坐下后,按照事先与吴燕的约定,张洪故意大声咳嗽了一声,暗示其已进入考场开始考试。试卷到手后,张洪通过无线通话器一道一道将试题念出来,吴燕则在考场外现场做题,再通过耳塞“一对一”将答案报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