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又是一年“双十一”过去,于个体而言只是一次购物车的清空和积攒多日的购买欲释放;于商家和平台而言,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战役和狂欢;于上下游的各行各业而言,是一次联合行动和保障。电商对于当今的中国,已经不只是带动全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长的那几个百分点,而是对整个社会消费模式和生活方式的一次重塑与重构。这种重塑与重构,深入到这个国家的各个角落。在有着“世界超市”之称的浙江义乌,电商从业者和外国人的集聚,对这里的城市管理和软环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双十一”成交额最高的西部县四川郫县,当地的服装厂老板们正思考着向“淘宝村”的艰难转型。电商对于中国县城的改造,成为我们观察区域经济的一个有趣切口,这些鲜活的景象,共同构成了一个“购物车里的中国”。(何苗)

  11月22日从上海虹桥出发途经义乌的一班高铁上,一等座车厢坐满了拎着大箱小箱的外国人,他们都在义乌下站,目的是采购圣诞节礼品。

  作为“世界小商品之都”,这样的现象在义乌早就司空见惯。遇到大的展会或是一些重要的采购节日,这里更是挤满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商人,所有的五星级酒店几乎爆满。

  今年天猫发布的“双十一”全国各县成交额排行榜显示,排名前十的县城中有八个分布在江浙沪“大包邮区”,其中义乌位列第二,这一排名已持续三年。阿里研究院公布的2017中国淘宝村及淘宝镇名单显示,全国超过2100个淘宝村中义乌占113个。

  这些榜单的背后是义乌涌动的电商新经济浪潮,线下的庞大市场奠定了线上交易发展的基础,线上线下渠道的融合在这里水到渠成,2010-2016年,义乌电子商务贸易额增长了逾六倍。

  “双十一”过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义乌的电商村、电商创业园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发现,这里几乎全民皆商,电商改变了商家的营销方式,缩短了供应链,带动了配套的产业以及餐饮、酒店、旅游等服务业,更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思维方式和生活理念。

  义乌样本也是全国县域电商发展的一个缩影,有其特殊性,亦有其普遍性。但正如受访人士所说,尽管商业文明发达,但义乌的城市软环境与大都市还有较大差距,在吸引人才方面有着先天不足;外来创业者、务工者的大量涌入对当地的城市管理也提出了很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