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女高管张芳(化名)的生活,从一次针灸后开始坍塌。最初,怀疑自己去了不正规美容院,继而,感染艾滋病的恐惧像毒蛇一样将她死死缠住。即使被医院检测未感染艾滋病,张芳仍旧怀疑,是不是医院结果出了问题?

  怀疑的程度在加深,对于艾滋病的恐惧让这位女高管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她的恐惧蔓延到对所有医院都心怀忐忑,只要看见医院的标志,就会无法抑制地焦虑和抑郁。

  “这就是典型的恐艾症。”作为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心理咨询师,张珂和恐艾群体的接触已将近十年,这期间,不止一位患者向他哭诉,活在这样的恐惧中,如同身处地狱。

  “只有一点一点将他们扯出心理崩溃的泥潭。”张珂告诉记者,经过他们初步统计,目前在成都,有超过5万的恐艾患者,其中大部分重度患者,都有自杀倾向。

  “其实,脱恐和防艾,是一项工作的两个方面。”今年12月1日,迎来了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对于张珂和他的伙伴而言,艾滋病的科学防治宣传,每天都在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