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北欧挪威首都奥斯陆转机去北极。 2015年6月,北欧挪威首都奥斯陆转机去北极。
北极熊 北极熊

  如果,旅行是对庸常生活的一次越狱。那么,我们走到世界的尽头,就会找到梦幻般的所在。

  在地球的南极和北极,等待我们的不仅是宁静、纯洁、壮丽,还有偏僻、危险、昂贵。成都资深“极客”王荣,三次赴北极,一次登陆南极大陆。他四次极地之旅的感触是,“人类在极地不留下任何东西,不带走任何东西,只有最清澈的回忆。”

  去南极/

  扛过晕船遭遇企鹅“偷”包

  一个黑色双肩包,一身轻便的运动服,成都导游协会副会长王荣,带着爽快和利落,像极了说走就走的人。

  2014年至今,王荣先后去过极地4次,三次北极,一次南极。对于这样难得的经历,王荣说,自己只是极地的一个“过客”。

  “北极是近200年以内才有人陆续抵达,比较寂静,去旅行需要有专业的破冰船。南极大陆开发时间较早,相对来说比较温和,更热闹。南极没有北极熊这样的猛宠,又是陆地,更容易征服,费用更低,去的人较多。”王荣介绍,去南极最好的月份是1、2月,北极则是6、7、8月,这些月份相当于极地的夏天,冰相对较少,安全性也高。这些季节去的唯一遗憾是,看不到极光,极光在极地的冬天才能看到,或者去北纬66度附近的北欧。

  去南极的路上,经历风浪颠簸,克服晕船,是每个人需要面临的难关。“一般是先飞到阿根廷,再穿过德雷克海峡,坐船差不多两三天才能到达南极的登陆点,期间风浪较大,很容易晕船。”2014年,王荣踏上南极之旅。“船长准备了很多美食,结果80多人只有一个人去吃,其他人都沉浸在晕船的痛苦中。”

  扛过晕船,旅程就变得愉悦多了。南极可以看的东西没有北极多,一般是在地上玩雪、打滚,或者和企鹅近距离接触。企鹅是顽皮的,有一次,他正在拍照,转过身一看,放在地上的背包没了。“我的包呢?咦,你们为什么要推我的包?”王荣笑着说,“3只企鹅用头推我的包,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推很远了,不知道它们要做什么,因为里面没有吃的,感觉它们是在和我恶作剧。我过去将包拿起,它们一脸无辜地看着我,超级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