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早报见习记者王亚楠实习生何杰

  曾有调查显示,超八成适龄未婚青年被家长催过婚。马上又要过年了,今年还未脱单的小伙伴们,是否有被催婚的经历?又准备如何回家应付家长?天府早报记者近日随机在成都太古里附近,对31名年轻人进行街采,其结果显示,80%的适龄未婚青年被长辈催过婚,57%的适龄未婚青年觉得长辈催婚给自己带来了较大压力。

  陈颖,28岁,被催婚4年

  “租”个男友回家过年 父母再也不逼着相亲了

  “每次回家过年,我都很难受,觉得自己是个罪人,被迫说善意的谎言”

  年末将至,繁忙的生活并没有接近尾声。着急购物的有,着急回家的也有,还有人着急催婚。今年28岁、至今被催婚4年的陈颖(化名),面对父母催婚的压力,采用了“租赁”男友的方法。又到年关,陈颖早早联系了自己的“男友”,约好了今年租赁的时间。

  “我会在自己的朋友中去寻找比较符合我父母要求的未婚男青年,通过和他协商,让他每年过年前假扮我的男友来我家吃个饭。”陈颖表示,为了感谢朋友的帮助,她也会定期请吃饭和送一些礼。“我也是没办法,家里逼得紧,每逢我出差,我妈必问我同行几人年龄、籍贯、婚否。”陈颖说,甚至走在路上,看着亲戚旁边出现优秀的小伙儿,妈妈也会拉着她去跟别人认识一通。刚开始的时候,陈颖也曾试图去接受家人安排的相亲,可相亲次数多了,陈颖就觉得烦躁乏味。

  “遇多了奇葩,就不相信相亲了。”陈颖说,在一次聚餐时朋友听到自己的吐槽,便开玩笑让租个男友。陈颖一听,觉得倒是个权宜之计,瞒着父母“租”个男友,等以后有喜欢的人再跟他们坦白。陈颖告诉记者:“那时候正好临近年末,家里人变着法子给我安排相亲,我是真的烦,所以就跟一个好哥们商量了一下。”陈颖说,自那以后,家里人就再也没给她安排过相亲。

  平静的日子总是不长,陈颖表示,前不久母亲打电话来询问他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是时候可以安排两家人一起见个面了。“瞒不了多久了,我想我也是时候向父母坦白了。”陈颖叹了口气说:“每次回家过年,我都很难受,觉得自己是个罪人,被迫说善意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