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岩和四川姑娘佩怡一见钟情,相识3年后步入婚姻殿堂。 高岩和四川姑娘佩怡一见钟情,相识3年后步入婚姻殿堂。
书店 书店

  在成都玉洁东街,开店十一年的老书虫书店俨然成为一处地标。

  2017年末,老书虫书店前装扮了喜庆的圣诞树,偌大的门廊是慵懒的猫午后打盹的天地。门口张贴着脱口秀海报,预示着夜幕降临时,这里会上演一场喜剧表演。走进老书虫书店,直观感受就是暖,这宁静一隅,如一盏温暖的灯,照亮着城市一角,褪去一丝清冽的冷。实际上,这也是爱尔兰人Peter Goff的自留地。

  2001年,Peter Goff作为《每日电讯报》的驻外记者来到中国,由于没能找到一家适合外国人的书店,便和朋友合计在北京开了老书虫书店。2006年,他把老书虫带到了成都。

  11年间,老书虫书店一点点成长,兼具了咖啡馆、文化沙龙、写作小组和举办文学节、音乐分享会等功能,见证了成都人阅读习惯的变化,也影响着他们的文化习惯。“蓉漂”的日子里,Peter Goff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高岩”,还当上了四川女婿。

  初来不适 阅读习惯无处安放

  2001年,高岩来到中国,彼时他的身份还是《每日电讯报》的驻外记者。这个旅居过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记者,在踏上中国这片土地之际便决定留下来,美食、文化、城市氛围和可爱的人,每一样都新鲜,“这里有伟大的故事。”

  中国的第一站,高岩来到了北京。决定留下后,他发现自己多年养成的阅读习惯无处安放。北京有很多书店,可想要寻觅一家英文书店,依旧困难,“这里没有可以读英文书的地方,我需要一个英文书店。就这样,老书虫诞生了。”

  高岩在中国走南闯北,一部分源于爱自由,一部分也来自迫切地想要触摸文化的灵魂。不少“蓉漂”初到成都,最难忘一定是热辣的火锅和呆萌的熊猫,这些高岩也爱,最让他不舍的,还是源远流长的文化,“这里有很长的文学历史,茶馆历史……”高岩停顿了好几次,用不太顺畅的中文讲述着他和成都的遇见。

  未曾体验过的神秘和触碰过的文化,让成都成了高岩的又一个落脚点。2006年,他把老书虫带到了成都,把自己定格为一名“蓉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