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之战争 西洋蜂数量已是中华蜜蜂五倍

  “并不常见”的本地土著蜂——中华蜜蜂,在隆冬时节依然出没的背后,仍有动物界残酷竞争的影子。

  作为有7000万年进化史的古老物种,从东南沿海到青藏高原都有中华蜜蜂出没的身影。据调查,中华蜜蜂的分布,北线至黑龙江省的小兴安岭,西北至甘肃省武威、青海省乐都和海南藏族自治州,新疆深山也发现有少量分布。西南线至雅鲁藏布江中下游的墨脱、摄拉木,南至海南,东到台湾,四川则是中华蜜蜂的集中分布区之一。

  然而,当“土著蜂”遭遇“外来蜂”,一场生态危机的飓风卷起。自1896年西洋蜜蜂引进、大量繁育以来,西洋蜜蜂在全国的总群数约500万群。而中华蜜蜂群已经不足100万群,山林中已很难找到野生中华蜜蜂群了。除了毁林造田、滥施农药、环境污染等因素,造成中华蜜蜂生存危机的主因是引入的西洋蜜蜂。

  这些“外来蜂”对“土著蜂”有很强的攻击力。据养蜂专家介绍,西洋蜜蜂以意大利蜂为代表,杀伤力强,三五只意大利蜂就能破坏一个中华蜜蜂的蜂群。意大利蜂翅膀振动的频率,与中华蜜蜂的雄蜂翅膀振动的频率有点相似,被中华蜜蜂误认为它是雄蜂,意大利蜂顺利进入巢门后,会杀死中华蜜蜂的蜂王。

  现状堪忧 百年来锐减八成黄河以北已经濒危

  西洋蜜蜂引入中国120年以来,中华蜜蜂受到了严重威胁,种群数量减少80%以上,分布区域缩小了75%以上。黄河以北地区,只在一些山区保留少量中华蜜蜂,处于濒危状态,蜂群数量减少95%以上;新疆、大兴安岭和长江流域的平原地区,中华蜜蜂已灭绝,半山区处于濒危状态,大山区处于易危和稀有状态,蜂群减少60%以上;只在云南怒江流域、四川西部、西藏还保存自然生存状态。

  “能在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见到中华蜜蜂的活动,是很高兴的事情。”赵力说,在我国,中华蜜蜂抗寒抗敌害能力远远超过西洋蜂种,一些冬季开花的植物如无中华蜜蜂授粉,必然影响生存,而西洋蜜蜂的嗅觉与中国很多树种不相配,不能给这些植物授粉。我国很多植物能繁衍生息千百年,中华蜜蜂功不可没,“例如中华蜜蜂为苹果授粉率比西洋蜜蜂高30%,且耐低温、出勤早、善于搜集零星蜜源,对于保护我国生态环境意义重大。”

  文人与蜜蜂 南园采花蜂似雨天教酿酒醉先生

  中国是世界养蜂第一大国,究其原因,还是为了蜂蜜。

  中国古代文学史上,蜜蜂的“鼎盛期”集中在宋朝,许多知名诗人大家,都曾洋洋洒洒为其赋诗。公元1082年,四川眉山人苏轼因“乌台诗案”贬谪黄州,门庭冷清,不得签署公事,平日太闲,嗜酒又没得喝。老乡杨世昌听说之后甚为怜惜,拂尘一挥,给他弄了个用糯米、蜂蜜为原料的酿酒方子,“不如春瓮自生香,蜂为耕耘花作米。三日开瓮香满城,快泻银瓶不须拨。君不见南园采花蜂似雨,天教酿酒醉先生。”

  苏轼之后有陆游,身处北宋危亡之际,自嘲少一些,叹息多一些。“藤叶成阴山鸟下,桧花满地蜜蜂忙”,放翁也写春日蜂忙,但忍不住给蜜蜂加了一层自家放旷的叹息,“流年不贷世人老,造物能容吾辈狂”。

  比起前面两位,杨万里似乎轻松许多。某个春天,他走出贡院买花,顺手捎带了几只蜜蜂回来,“便有蜜蜂三两辈,啄长三尺绕枝忙。”进士及第的诚斋先生在南宋四朝的岁月里,过得显然比陆放翁更自在。

  然而,蜜蜂一直是忙碌的。南来北往,短短数月生命中,既要酿蜜,又要生崽,有时候和蛱蝶逛逛园子,还经常要被诗人捉来放进墨水里。但日子总归要比千年后好过许多——1896年,以意大利蜂为代表的西洋蜜蜂进入中国,一场屠杀开始,中华蜜蜂的好时光戛然而止。南园采花蜂似雨,也只是历史的咏叹了。

  这个冬天,我们欣喜地与中华蜜蜂相遇,看它穿花度柳飞如箭。等到春天,又是一番惊喜,“百花头上选群芳,收拾香腴入洞房。”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雪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