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车体验2 D1810次动车组

  □本报记者 张舒

  2月6日9时20分,满载着1300多名旅客的D1810次动车组缓缓驶出广州南站,当天19时27分准时抵达成都东站,全程仅约10个小时。“真快!”这是乘车旅客最大的感触。

  今年1月25日,渝贵铁路通车,最快南下铁路通道开启,大大缩短了川粤两地的时空距离。

  时间变短

  可当天到家吃晚饭

  “三年多没回老家过年了。”13号车厢的李进兴致很高,两个儿子也颇感新鲜,在过道跑来跑去。李进是眉山仁寿人,在广州打工10多年,还娶了广东老婆。

  “以前一个人,站也能站回家。在广州成家后,两个儿子先后出生,就很少回去了,怕人多,挤到孩子。”李进说。

  以往成都至广州的动车班次较少,旅客的主流选择还是普通车。“要坐两天。”李进8岁的大儿子说。

  李进在网上抢票,还发动周围朋友一起帮忙抢,最终买到了4张D1810次动车票和大年初八的返程车票。

  “动车很宽敞,可以在车厢里玩。”李进的大儿子插了一句。

  到了东站,李进的姐夫专程开车来接。“估计到家能赶上吃晚饭。”李进颇有感慨,“过去简直没法想象。以后每年都可以坐着动车回老家了。”

  性价比变高

  比自驾坐飞机都划算

  18时,到隆昌北站还剩半小时,吴扬英已经收拾好行装,站着看窗外快速掠过的景色。老同学已准备好了欢迎晚宴等着吴扬英小聚。上午才上车,傍晚就到老家了,时空转换之快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1992年,吴扬英高中毕业后就坐火车从隆昌南下广东打工,“当时脚抬起来就放不下,因为没有地方,全是人。”吴扬英说,下车后人是飘的,腿是肿的。

  经过20多年打拼,她已经在广东有了根基,在深圳一家外企从事文秘工作。老公也是隆昌人,是一家公司的管理人员。最近四年,吴扬英回家主要是自驾,和老公交替开车,人停车不停,要开 30多个小时。堵车烦心,路上加油要排长队。

  “现在动车这么快,再也不想开车了。”吴扬英作了比较,坐飞机,春运期间价格比较高,到机场也费时,还得从成都中转;自驾,中途突发状况较多,过路费油费也高;“动车的性价比最高。”

  环境和服务变好

  卫生间干爽整洁

  “呼叫乘务员,请向卫生间喷洒除味香水。”16时许,D1810次动车组行驶至贵州、重庆交界,列车长陈善鲜用对讲机安排工作。陈善鲜从事乘务工作近20年,可以说是成都与广州之间铁路交通变化的亲历者。

  给卫生间喷香水只是一个列车环境变化的细节。“不仅要保持动车组卫生间的干爽整洁,还增加祛味环节,给旅客创造一个舒适的环境。”陈善鲜说。

  车厢两头大件行李安放处,让大包小包有了足够的放置空间;可调节的座椅,使旅客不再长时间坐“硬座”;随时供电的插座,旅途中可以给手机等电子设备充电……

  以前的春运,大多数时间卫生间是用来装人的。“一个卫生间装三四个人都很正常。”陈善鲜回忆,那时卖东西的小车都没办法过,只能让旅客用手传递东西。

  乘车环境升级了,但对于乘务人员来说,工作强度并没有减少,“八节车厢,我每天都要走2万多步。”作为列车长,陈善鲜要全程掌握旅客情况,跟进服务,小到卫生处理,大到旅客安全,都要心中有数。

  “小朋友,不要站到座椅上,家长要看护好”“本车全列禁烟”……陈善鲜边走边说。动车则一站站经停,奔向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