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德梁行成都公司策略发展顾问部董事魏晓龙。戴德梁行成都公司策略发展顾问部董事魏晓龙。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2月8日,成都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大会召开,大会确立了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的总体思路和战略目标:到2022年,建成区域性资本市场中心,力争境内外上市公司、新三板挂牌企业总数超过800家;建成具有重要影响力的财富管理基地;建成西部创投融资中心;建成西部重要的金融结算中心;建成中国新型金融先行区。

  十大重点工程发力,六大金融产业支撑,成都的步伐稳健扎实。在金融界人士眼中,成都的突出优势体现在哪里?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专访戴德梁行成都公司策略发展顾问部董事魏晓龙,他解读了成都独特的金融吸引力。

  四方面突出优势为金融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成都金融业的发展历史十分悠久,城市历史的血脉中一直流淌着金融基因,这里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张纸币、新中国第一张股票、全国第一个股票场外交易市场,一直以来都是西部的金融中心。特别是近年来,成都金融业综合实力稳步提升,十大金融指标全面领先,连续多年稳居中西部第一名,已经崛起为我国西部地区新的金融高地。”戴德梁行成都公司策略发展顾问部董事魏晓龙认为,成都的优势之一在于有广阔的市场空间。成都作为西部当之无愧的门户城市,辐射约8000万人口,拥有世界500强企业281家,多项经济指标和对外开放指标均名列中西部第一,大量资金流、人流、物流在这里聚集,为金融业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稳定的人才供应,也成为金融总部、企业看重的要素。成都拥有56所高校,在校大学生超过70万,人才吸引力和人才可获得性均位居西部第一。特别是坐拥“中国金融人才库”的西南财经大学,该校多数毕业生选择留在成都发展,为成都输送大量高素质的金融专业人才。

  同时,成都具有综合成本较低的优势,企业经营成本和人力成本两项主要成本均明显低于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甚至杭州、武汉、青岛等二线城市,很多跨国的金融机构,已经逐步把金融的后台支持部门、大数据应用等相关部门转移到了成都,从而加速了金融要素的集聚。

  此外,持续的政策红利也不容忽视。魏晓龙表示,四川自贸区的获批,将使成都在存款利率市场化、外汇管理改革以及创新融资方式等方面获得机遇。同时,成都市新经济大会提出依托自贸区积极发展国际化金融业态,提升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为成都市金融行业发展找准了应用场景。

  成都崛起正当时需在三个方面重点发力

  魏晓龙关注到一组数据,在第八期“中国金融中心指数”(CDI·CFCI),成都金融中心综合竞争力排名中西部第一,这个排名反映了在上海、北京和深圳三个全国性金融中心保持领先的同时,成都距离打造中国金融第四极的目标已经越来越近。

  “北京是央行和三大金融监管部门的所在地,‘中字头’大型金融企业机构总部密集,占据得天独厚的优势。上海以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为定位,囊括了全中国所有的金融市场要素,汇聚了世界上主要金融市场种类。深圳金融创新一直走在中国前列,借助科技推动金融创新,在金融市场规模上仅次于上海继续保持全国第二的位置。成都对标三个城市,需要从资源集聚、要素配置、创新引领三个方面重点发力。”魏晓龙解读。

  他认为,对标北京,就是要促进金融机构落户集聚。加快吸引国内外各大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在成都设立分支机构,重点吸引传统金融机构总部、区域总部、功能总部落户成都。

  对标上海,就是要打造全国性的要素市场。探索设立股权众筹交易所、知识产权交易中心、碳汇交易中心等一批要素交易市场,打造若干全国性的金融要素交易市场和资源配置中心。

  对标深圳,则是强化服务创新创业能力。设立科技证券、科技保险、科技小贷等一批科技金融法人机构或专营机构,促进科技型企业发展,拓展创新创业企业和科技型企业融资渠道。

  培育独角兽企业要素供给和交易是关键

  值得一提的是,独角兽企业已经成为新经济发展的重要风向标,而在各大机构发布的独角兽榜单中,成都本地企业至今缺席,这对于成都发展新经济来说是一种硬伤。可喜的是,在新金融领域,成都已经涌现出几家潜在独角兽企业,希望政府予以大力支持。魏晓龙认为,培育新金融领域的独角兽,加强要素有效供给和交易是关键,戴德梁行也一直深度参与配合这一环节。在金融城成都交易所大厦项目中,戴德梁行提供了专业策划咨询及要素市场引进服务,凭借自身在城市规划、产业升级、城市品牌推广、招商引资等方面专业优势和资源积累,为成都加快西部金融中心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赖芳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