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世凯从小就在殡葬用品店长大。   (受访者供图) 温世凯从小就在殡葬用品店长大。   (受访者供图)
温万福和儿子温世凯在一起。 温万福和儿子温世凯在一起。

  在通过六门精算师考试后,温世凯告诉家人,他要创业,领域还是殡葬这行。

  “你要想清楚,我们这行可是被歧视的。”父亲温万福有点想不通,一路接受精英教育长大的儿子,应该和其他同学一样,进入大企业,穿着得体的西装,坐在金融街的咖啡店里谈谈旅行,可怎么就又绕回到自己的老本行上了。

  当传统遇到现代,温万福和儿子温世凯的争论,大到整个行业的未来走向,小到灵堂里面是否应该增加一个纸糊仙鹤。

  两代人、两种殡葬的理念在时代变迁的大背景下不断碰撞和交锋。温世凯一点点重新认识了那个有点强势和任性的父亲,而温万福也理解着殡葬这个古老的行业,所正在面临和经历的新生和变革。

  向死而生,是人生,也是事业。

  交锋

  儿子心中的互联网模式 父亲眼中的异想天开

  成都文殊院前,曾经的殡葬一条街,鼎盛时有接近200家寿衣花圈店。这是父亲温万福入行的起点。入行至今,他经历着传统殡葬行业野蛮生长的过程,也感受着人们对于这一行忌讳又绕不开的复杂情感。1991年出生的温世凯几乎是在殡葬用品店和殡仪馆长大,自觉已见惯生死的他认为,生命应该生得从容,死得优雅。

  基于这样的认知,温世凯扎进殡葬行业的“蓝海”。2014年,在父亲的资助下,温世凯在成都开始创业,彼时,互联网殡葬“一条龙”服务方兴未艾,温世凯希望用标准化服务,改善广受诟病的殡葬服务水平,而后再对接互联网模式。“不管是商品还是服务,都需要从平台角度制定相应标准,自己获得客源,提供殡、葬、祭一条龙服务。”

  温万福觉得儿子有点异想天开。首当其冲,就是传统带有壁垒的“获客渠道”难以打破。“家里有人去世了,家属都是手忙脚乱,这时候谁第一时间出现在他们面前,谁就有可能获得这个客户。”医院太平间的工作人员、陪护、保安,都成为他拉拢的对象。

  几乎立竿见影的策略,被迅速效仿和蔓延,新的烦恼开始出现。“给介绍人的分成也越来越高。”羊毛出在羊身上,相应的,殡葬用品的价格在那几年呈现出“野蛮生长”的态势。成本十几元的花圈,能卖到上百,成本几百的骨灰盒,更是能叫价上千,还有寿衣、灵堂布置等服务,“说漫天要价都不夸张”。

  焦灼中,压断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双黄色胶鞋。一次,一个来自农村的人去世,一贫如洗,亲人穿着破旧的黄胶鞋来买骨灰盒,尽管被高昂的价格吓到,但是还是要东拼西凑,因为不能讲价,讲价就不再是死者为大。

  那次之后,温万福开始逐渐离开殡葬服务,更多将目光聚焦到葬上。

  有人问过他,值得吗,毕竟,都在这样做。温万福说,“既然于心不忍,就让自己心安吧。”